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龍魚傳奇:被奉為“龍”后一條魚如何度過一生

作者:蘇婉蓉    欄目:新聞    來源:中新網    發布時間:2019-12-07 10:05

龍魚傳奇:被奉為“龍”后,又選美又整容

“2019年11月20日,神龍嘟嘟駕崩……中國再無龍王。”

仰慕者們為“龍王”制作了小視頻,形容它是“巨星隕落”,背景音樂里唱著:有一種悲傷/留在我過往/無法遺忘。

網友們在論壇里點起蠟燭自發悼念,有人熬了一夜為它畫像,有人馬上訂了機票要去給它討個說法。

“龍王”嘟嘟是一條魚,這種原產于印度尼西亞的野生魚,學名美麗硬仆骨舌魚。但在中國,它被請進碩大的玻璃魚缸,還有了一個更富傳奇色彩的名字——龍魚。

在龍魚愛好者眼中,龍魚長著挺翹的胡須、堅硬而閃光的鱗片,外形具有龍的特質。加上威武霸氣的游姿、捕食時兇猛的姿態,它在神韻上與神話傳說中的龍更像了。

因為龍的緣故,與魚相關的一切都顯得美麗而神秘。龍魚身上的魚鱗叫“龍甲”,兩根觸須叫“龍須”;養殖、售賣龍魚的人叫“養龍人”;介紹、展示龍魚的論壇叫“龍魚之巔”,簡稱“龍巔”;介紹龍魚資訊的雜志,封面印著大字“龍行天下”……

自上世紀90年代起,有眼光的魚商、腰纏萬貫的富豪和愛魚的人紛紛加入“養龍人”行列,希望借助這些魚免除災禍、獲得財富與運氣。他們出手豪邁、一擲千金,用人的喜好與想象開拓、培養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中國式龍魚市場。

“既然來了,死也要戰死沙場”

11月20日,第23屆中國國際寵物水族展在上海開幕,展會面積13萬平米,有23個國家和地區的1400多家企業參展。最引人注目的是會場二層正對著大門口的位置——龍魚賽區。

這是一場獎金總額接近90萬元的比賽,總冠軍能現場領走18.88萬元現金。冠軍獎杯的主體是一條騰飛的魚,帶起水花,象征著“龍騰飛躍”,除了斗拱、云紋、華表等裝飾,底部盤踞著4條龍。在官方發布的介紹里,這座獎杯由青銅打造,外附金箔,僅設計費就花了幾十萬。它被擺在一個透明玻璃柜臺里,四角打著射燈,就像珠寶店里展示的頂級首飾。

為了這場比賽,100多條龍魚被裝在透明包裝袋里,通過航空運輸箱從廣州、鄭州、北京、長沙等地趕來。有的魚因為長途運輸嘔吐,有的魚脫了顏色、掉了鱗片,有的魚撞斷了尾鰭,還有一條魚眼睛上蒙了渾濁的白色——運輸途中的水質太差了。

魚商遠航是從1000多公里外的河南趕到上海的,帶著令他驕傲的魚:嘟嘟。嘟嘟是一條體長接近65厘米的紅龍魚,因為下顎發達、嘴唇厚,看起來總像嘟著嘴而得名。此前,嘟嘟曾在印尼的大型龍魚賽事上蟬聯6次冠軍,被稱為“龍王”。2016年,為了備戰第一屆龍魚大賽,遠航將它從印尼坤甸買下,“一輛高配路虎就干進去了”。

這次來上海,遠航期望嘟嘟能為自己贏來榮譽。出發前,公司里的每個人都跑過來和它打招呼:路上別折騰啊!你到那邊得爭氣啊!遠航親手為它打包,這是其他龍魚沒有的待遇。

在那段出發前打包的視頻里,這條碩大的龍魚在水里焦躁地轉圈,不愿鉆進塑料打包袋。它把腦袋伸到袋口后猶豫了11秒,才一股腦扎進去。有人猜測它是不想走——“龍王”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猶豫不決,但最終為了幫主人實現理想,它毅然決然鉆進了袋子。

趕到比賽現場,遠航見了嘟嘟最后一面:它被裝在一個塑料袋里,肚皮上翻,兩條漂亮的前鰭漂在水面上。遠航在手機里保存了現場工作人員為嘟嘟拍下的最后的照片:它被平放在白色的塑料板上,通體鮮紅,眼睛還很有神。

死去的“龍王”沒能奪冠,最終的總冠軍是一條從深圳遠道而來的龍魚,身長67-69厘米,比菜市場里常見的鯉魚、鯽魚大不少。它通體鮮紅,鱗片閃光,顱頂寬闊,尾鰭舒展,人們說它“霸氣、雄偉、兇猛”。

中國漁業協會龍魚分會會長文建強以贊許的語氣點評了這條魚:剛來的那天,它掉了顏色,浮在水面上轉悠,就有人勸主人,拿回去吧,不能比賽了!但魚主人說,“既然帶著魚來了,死也要死在缸里,就要戰死沙場。”

沒想到第二天,這條魚以最后一名的成績進了前四強;第三天它挺過來了,還拿了全場總冠軍,為主人贏得了18.88萬元大獎。

魚化“龍”

和嘟嘟一樣,冠軍魚也來自印尼,兩年前主人林劍買下它時,它才3歲,已經是兩場比賽的冠軍。直到這次比賽前,它一直被養在印尼,那里是龍魚的原產國,水質、環境等更適宜龍魚生長。

在印尼,龍魚屬于野生魚,四五十年前基本被拿來食用。人們抓住這些魚,風干、腌制,做成魚干拌飯。

據印尼魚商付老介紹,在印尼時,龍魚的名字和龍一點都不沾邊。直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逐步發展為觀賞魚時,新加坡人或者中國香港人才將它取名“龍魚”,“不過具體情況現在都不可考了。”

被賦予了龍的名字后,這種珍稀魚類的種種特質都被挖掘出來,人們說它的身體雄偉、長壽,氣質尊貴,繁衍歷史古老而神秘。臺灣出版的龍魚雜志稱它“超出了普通觀賞魚,成為一種頂級精神寄托動物”。

魚商趙鵬相信這些,他把龍魚的魚鱗叫“龍甲”。龍鱗堅硬,一條30厘米長的龍魚,鱗片拔下來晾干后會收縮成一個卷,可以切斷人的指甲。龍魚嘴下的兩根觸須則被稱為“龍須”,品相好的龍須必須等長等寬,還要筆直地伸向前方。趙鵬認為,它們能夠體現“傳說中龍在祥云里穿梭的感覺”。

既然叫龍魚,就要有龍的精氣神。“比如你給龍魚喂蜈蚣,蜈蚣漂在水面上不掙扎的時候,龍魚不會吃。”趙鵬說,龍魚要等蜈蚣沉到水底,掙扎得越厲害,它就越喜歡,“它圍著蜈蚣繞圈,看準之后,撲上去一口就把蜈蚣吞了。”

再比如龍魚打架時,每條魚都不服輸,總是互相追著尾巴咬,直到分出勝負,“這是反抗精神”。但兩條魚打完架分出勝負后,贏了的那條不會趾高氣揚,只是偶爾壓制輸家,“就是我不侵略你”。

有了龍的加持,人們買魚也不再僅僅為了觀賞。付老訪談過幾位從魚場買了龍魚的本地客人,他們相信,龍魚能為主人擋災。

魚友老虎也相信這樣的事。他有個關系挺好的朋友,結婚當天的一大早,龍魚在缸里一通亂撞,最后跳缸摔死。他忙著結婚,沒在意這些,結果去往婚禮現場的路上一輛大貨車側翻,婚車被壓在下面,新郎新娘都沒了。老虎相信,跳缸的龍魚是在提示風險,他認為那個朋友“那天就不該出門!”

但有時發生這樣的事是因為主人沒關好魚缸蓋子,“這純屬是人禍”。

傳入中國后,龍魚除了擋災還多了一項功能:招財。魚友們講究,金龍管官運,紅龍管財運;龍魚的魚缸放在兇位能擋災,放在財位能招財,放在吉位能助長運勢。

趙鵬說,有位客戶找他買魚時,公司年銷售額大約2000萬,養魚后很快破億。“那個人的生意后來越做越好,魚也越養越多,公司的接待區、辦公室、會議室,都放了魚缸養魚。會議室的桌子有十二三米長,對應的墻壁上放的都是魚缸。”

香港魚商李偉廉遇到過這樣的老板,要請一條魚回去“鎮住他的公司”。有一位大老板,100多平米的辦公室,家具就值上百萬,請人來看了看說就差一條魚。老板馬上來了魚場,到處看魚,看見有條兇的,“這個厲害!還咬我手!那個敢瞪我!”老板掏出幾十萬把魚接走了,但實際上只要有陌生人把手伸進魚缸,每條魚都得來一口。

與龍魚有關的講究也越來越多。

趙鵬記得,2012年左右,有三個人來店里買魚,點名要配“四大神獸”:“青龍”是馬來西亞河流里的野生青龍魚;“白虎”是身上有老虎一樣黑白相間花紋的虎魚;“朱雀”其實是紅鸚鵡魚,但背上要有一點殘缺、有個豁口;“玄武”指的就是本意烏龜。

遠航也碰到過講究的人,一個山西的煤老板掏了上百萬,派下屬來湊“九龍壁”——9條身長40厘米以上的紅龍魚。他還聽過“二龍戲珠”,是兩條龍魚配一條鸚鵡魚;“龍鳳呈祥”,是龍魚和飛鳳魚混養;“天龍地虎”,則是一條龍魚配一條虎魚。

富人的游戲

文建強曾在文章里談到,2005年,中國大陸龍魚銷量已經占世界龍魚產量的30%,2006年超過40%,一躍成為龍魚廠商最大的客戶。

去年,李偉廉到印尼選龍魚,魚場里都是十幾厘米長的小魚。魚場的人說,還在含卵階段,這些小魚就被中國的魚商預訂了。幾天時間里,李偉廉在印尼轉了一圈,80%的龍魚都被中國人訂走了。“其實中國水質硬,不適宜龍魚生長。但最好的龍魚,幾乎全都來了中國。”李偉廉說。

北京城里最有名的龍魚玩家,缸更大——一個能容納300噸水的大缸。他是先找人做好魚缸后,在缸的基礎上蓋起了一座房子,行內人將其形容為“把狂野的亞馬孫掰下來一角放地下室了”。

老虎在北京的時候,養了12條紅龍,分了10個1.5米的大魚缸,把家里搞得像個水族館。他給魚吃基圍蝦,35塊錢一斤,12條魚一天5斤,還得自己動手去頭去尾、剝殼,把蝦身剪成小段。

換水、開燈也都要錢。老虎說,自己一個月要用掉400噸水;電費方面,一個燈管40瓦,一個魚缸6個燈管,再加上100瓦的水泵和300瓦的加熱棒,都要24小時開著,一個魚缸就相當于五個180L的大冰箱。七七八八加起來,一年的開銷在10萬元以上。

2005年剛開始養龍魚時,對著這么金貴的魚,趙鵬沒什么特別的感覺,每天照常喂食、換水。突然有一天感覺來了,他看著龍魚在水里游,“全身看起來像會發光一樣”。

從那時起,趙鵬整天泡在魚場,刷缸、喂魚,總覺得沒做什么時間就過去了。有時候熬得太晚,他不想回家,就直接睡在魚缸邊的沙發上。聽著缸里的氧氣泵“咕嘟咕嘟”往外冒泡,睡覺都覺得舒坦。

顏歡從2008年開始接觸龍魚,前前后后投了30萬。有人說“魚的記憶只有7秒”,但顏歡相信,魚認識他。每次他拿著盆子給魚喂食,那條紅龍魚都會在水里激動地到處游,魚食剛一丟進去,它就沖上去撕咬。

老虎也相信魚是有性格的,通過外貌,他能準確分辨出自己養的每一條魚。有一條大個頭的紅龍魚,喜歡趁他擦魚缸的時候游過來,輕輕咬他的手逗他玩兒,咬一口就慢悠悠地游跑了。

還有一條“賊眉鼠眼”的魚,離著老遠就憋著壞心思,“缺德帶冒煙兒的”。一次老虎擦魚缸,它蹭過來一口咬住他的手背,不松嘴,甩著腦袋撕那塊肉。等老虎把手從魚缸里抽出來,被咬掉一圈皮,血流到手腕上,缸里都紅了。

老虎生氣了,一把抓出那條魚,用魚缸刷子把抽它,嘴里喊著“今天給你紅燒了”。魚被打了一頓又被丟回缸里,以后再見到老虎擦缸,轉頭就躲開。

老虎遇到過一條活了27年的龍魚,魚主人是個老頭。去世前怕兒子養不好魚,特意寫了遺囑,叮囑兒子千萬把魚送到老虎家。但老虎那陣子忙,沒顧上去老頭家接魚,幾天后,魚先在家里絕食,之后撞缸,就這么跟著老頭去了。

中國式養“龍”

田野是國內最早的一批龍魚玩家,養魚20年了。他喜歡把一條小魚從十幾厘米養到幾十厘米的過程,等它長大,看它顏色變紅,通過喂食、換水等調養它的身形,就像養個孩子。

最長的一條魚,田野養了11年。“紅龍魚差不多從一兩歲開始變紅,但是要到五六歲才發色完成,如果你努力,它一定會回饋你,會變得很漂亮。”

在印尼、日本等國家,田野式漫長飼養龍魚的過程是常態,在一個主人家里養到十多年的魚比比皆是。但在中國,人們急于求成,嫌買大魚太貴就轉而買小魚。可養小魚的人又等不及把它們養到自然成熟的年紀,巴不得紅龍魚一生下來就是紅色。

為了讓沒到年紀的小龍魚變美,國內的龍魚愛好者有了許多發明:飼料催熟、上藥水,還有給魚吃青蛙、吃蛤蟆、吃蜈蚣的,因為人們相信,這些手段能讓紅龍魚提前變紅。

2013年有人發明了一種燈,通過強光照射,龍魚能夠很快上色——人們給它起名“阿拉丁神燈”。但24小時暴露在強光下,魚會減損壽命。就像這次比賽的冠軍魚,雖然只有5歲,但長期燈光照射已經讓它頭皮發皺,提前衰老。

龍魚中的另一大類金龍魚,野生品種身體為金色,脊背上是黑色的褶皺。唯有馬來西亞貼近加里曼丹的海域中有一種特殊的金龍魚,一條金線從魚頭延伸到魚尾,叫做過背金龍。

魚商們發現,過背金龍能賣出更好的價錢,但是原產量太少了。于是有人讓金龍魚和紅尾金龍魚雜交,培育出了假冒的過背金龍,田野覺得,那樣的魚“已經沒法看了”。

田野是見過野生金龍魚的人,金光閃閃,鱗片底色里混著藍、紫、綠,非常豐富,魚轉彎的一瞬間,幾種顏色都能呈現出來。但雜交后的金龍魚,鱗片沒有光澤,底色也不夠豐富,“黃不拉幾的,鵝黃、淺黃,都沒有金屬感。”

大批量雜交金龍魚,加上一個魚場內同一批魚持續繁殖,近親產生后代的概率越來越大。2012年左右,金龍魚的品質越來越差,價格持續下跌,龍魚愛好者們開始轉而追捧紅龍魚。但田野認為,紅龍魚很快也會被擺上同樣尷尬的位置,“再這么搞下去,紅龍的下場就是現在的金龍。”

除了催熟、雜交,一些養龍人甚至追求那些有先天疾病的魚:眼睛畸形的叫“盲龍”,連體畸形的叫“雙頭龍”,得了白化病的叫“雪龍”;腮蓋透明的叫“熊貓龍”……

老虎說,有一種“鯊魚嘴”的魚,下唇比上唇長,就像人類的“地包天”。因為品相不過關,這種魚一出生就被丟進下水道,在印尼俗稱“下水道魚”。但到了中國,人們開始追捧它,甚至賣出更高的價錢,叫做“天下第一嘴”。還有一種脊背畸形的魚,脊柱短,長不大,被人們取名“福龍”。普通龍魚能長到六七十厘米,福龍很少超過50厘米,因為個體小,它的內臟擠在一起,往往只能活3年。

中國市場的喜好傳導回印尼,直接影響了當地魚場。印尼魚商特里斯說,有段時間,中國魚商喜歡前鰭向兩邊飄蕩的龍魚,于是,印尼魚商們會折斷魚的前鰭,讓它保持“美麗的下垂”。

龍魚選美

2016年的國家“十三五規劃”提出發展休閑農業,文建強響應號召,趕在上半年的最后一天成立了中國漁業協會龍魚分會。4個月后,龍魚分會牽頭舉辦了第一屆長城杯世界龍魚錦標賽,為龍魚選美。

為了這場比賽,文建強用3個月制定出一套詳細的評分標準,做成了一本20多頁的冊子。比如龍魚的眼睛必須大小一致,比例適中,位置對稱,不會朝上或朝下翻,不能渾濁;龍魚的嘴部要完整,上下顎要密合,不能有空隙,要互相對稱……

為了符合龍魚的審美標準,人類開始改造龍魚,給魚做手術。遠航曾在某屆龍魚比賽時做過裁判,他記得賽前專門討論過這個問題:到底該不該給魚整容?

“就像香港小姐比賽,那你說素顏能比嗎?”遠航說,討論的結果是整容手術沒有問題,“再漂亮的人、植物都要經過后期調整,魚為什么不可以?唯一的標準是手術算不算成功,能不能讓人一眼瞧出來。”

這屆龍魚比賽當天,有一條魚顏色血紅,身形勻稱,唯一不好看的地方是眼部——眼睛上翹,眼神呆滯,沒什么精神。魚商付老一眼看出它做過手術,而且操作失誤傷到了神經,最終它沒能進入前四名。

趙鵬是少數能為魚動手術的人之一,六七年里,他為上千條龍魚整過容。有的魚鱗片長歪了、尾巴撞斷了、胡須不一樣長,他都能幫它們修正過來,用手里的一把剪刀為魚們定制標準化的美麗。

今年10月,趙鵬在石家莊的水族店里為一條龍魚進行了“吊眼”修補手術。他把麻藥倒入白色的塑料泡沫箱內,攪拌均勻,隨后放入一條大約20厘米長的龍魚,不到半分鐘魚就暈了。趙鵬左手四指微微彎曲握住魚頭,大拇指摁住魚眼,右手拿出一把修剪衣服線頭用的U形彈簧剪刀,刀口和魚的眼眶齊平,一剪子下去,魚眼附近多余的脂肪就被剪掉了。

做完手術的魚,傷口上會被撒上殺菌用的黃粉,被兜著的頭放在充氧泵附近等上五六分鐘,醒過來就沒事了。但趙鵬做過手術的魚,也有沒醒過來的,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究竟哪里出了問題。

“可整容難以避免啊。”趙鵬說,“別人的貓選美前都洗澡,你的貓不洗澡就上臺了?”

為了長途跋涉參加比賽,大部分魚要在比賽前半個月停止喂食,以防止運輸過程中嘔吐或排泄。老虎說,龍魚餓一個月都不會死,只要打包得當,經常性的長途運輸也不會造成損傷。

但11月19日的比賽會場旁,一條紅龍魚在運輸過程中氧氣不足,剛到場就缺氧了,眼神呆滯,放進魚缸里直翻肚皮。店員站在旁邊搶救,一只手扶著它的身子,腦袋湊到送氧裝置前,邊上圍了一群人,每個都在祈禱:快張嘴喘氣呀!這條魚可值好幾萬呢!

搶救持續了近40分鐘,魚的嘴巴動了幾下,店員試著松了手,沒想到魚肚子又翻上來、腦袋反而沉了下去。這條魚沒救過來,被人從缸里拎出來放進垃圾袋,直接扔進了門口的濕垃圾桶。

在遠航的形容里,嘟嘟是公司的鎮宅之寶,是古時候放在屋里的尚方寶劍,是丐幫的打狗棍。“現在丐幫幫主還在,成員也在,但是棍丟了。”

死后的嘟嘟,依舊被泡在水里,放在一個白色的塑料箱子中,和它活著的時候一樣。接下來,它還要經歷幾次遷徙,被送到一位有名的標本商那里,被泡進藥水、剖開肚子、掏出內臟,只留下漂亮的、鮮紅的、被人寵愛的身體。

它會成為一具美麗的標本,將自己最后一次奉獻給主人,永遠陪著公司里的所有人。

(文中趙鵬、老虎、田野、付老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衛瀟雨 李桂 上海、河北石家莊報道

adl03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