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追記“全國模范檢察官”周會明:援藏五載情難忘

作者:醉言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3-01 13:48

中新網合肥2月27日電 題:追記“全國模范檢察官”周會明:援藏五載情難忘

中新網記者 吳蘭

周會明的工作日志停留在2017年12月28日。

2018年元旦期間,看著丈夫消瘦很多,曹菁發火了——再不去檢查身體,不許去宣城工作。周會明這次聽從了妻子意見。

隨后最壞的消息接踵而來。而這期間,他還和西藏的同事說,要再去西藏看看。

1月12日,周會明逝世。

周會明,1964年生,1988年進入合肥市檢察院工作,從基層崗位做起,成長為一名出色的檢察官。2011年至2016年在西藏自治區山南檢察分院(現為山南市檢察院)掛職。因突出的工作成績,獲得多項榮譽。其中,2017年榮獲“守望正義——群眾最喜愛的檢察官”和“全國模范檢察官”,這是全國檢察機關的最高榮譽。2018年2月22日,中共安徽省委作出追授周會明同志“全省優秀共產黨員”的決定,并號召全省廣大黨員干部向周會明同志學習。2月25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安徽省委聯合召開追授周會明同志榮譽稱號命名表彰大會。

追記“全國模范檢察官”周會明:援藏五載情難忘

用辦案打出聲威

受歷史、自然等多重因素影響,西藏山南檢察機關自身建設緩慢,迫切需要人才、資金和科技力量等方面的支持。

2011年7月,周會明作為第一批援藏檢察業務專家,到山南檢察院工作,并擔任副檢察長。原本只在山南掛職兩年的他,因為出色工作被挽留,直到2016年9月,才結束第二任援藏工作。

在采訪中,周會明的同事都不約而同提到一個案件。

2013年,四川籍菜農姚某與他人因爭地矛盾,互邀一幫人群毆,其中姚某被打傷,公安機關將此定罪為故意傷害案,因群毆未能找到具體兇手,姚某提出巨額賠償,揚言如果不賠償就會采取極端手段。

當地政法委召集公檢法部門商議解決辦法時,周會明提出既是群毆,能否換個思路?雙方群毆侵犯客體應該是社會秩序,而非個人,一語擊中要害,獲得認可。周會明在調閱案件卷宗后,發現姚某不僅是受害人,還是組織者。公安機關重新立案,姚某因犯聚眾斗毆罪受到法律嚴懲。

敏銳的職業嗅覺、直攻案件關鍵點,將棘手的問題穩妥地處理,周會明過硬的業務水平讓山南檢察院的卓嘎很是敬佩,卓嘎深受打動,主動請纓,要求調到案件多的部門工作。

檢察機關只有敢于辦案才能樹立權威,取信于民。經過一番努力,周會明領導、參與查辦了山南職務犯罪記錄上第一位處級干部、第一位廳級干部、第一位少數民族處級干部。2013年至2016年,山南檢察院查辦職務犯罪數量連續四年位居西藏自治區檢察機關辦案榜首。

山南檢察院的尼瑪扎西至今記得自己參與查辦第一起縣處級官員案件的情形。面對被審訊對象的囂張和謾罵,尼瑪扎西很緊張,不知道該問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問,很快就“逃”了出來,并認為自己不是當檢察官的料,打起退堂鼓。

周會明告訴他說,事實證據在手,要挺起胸膛大膽辦案。尼瑪扎西說:“師傅給了我信心勇氣,教會了我正確的方法,感覺自己每天都在進步”。目前,尼瑪扎西已經是辦案的骨干了。

用真情溫暖同事

由于山南所轄的措美、錯那、浪卡子三縣地處高寒地區,條件極為艱苦,每年10月以后,晚上奇冷。惡劣的自然條件成為三縣檢察機關正常履行職能的最大阻力。羅布次仁是山南市浪卡子縣檢察院民行科科長。作為當地人,羅布次仁也常有高原難眠之困。

羅布次仁介紹,周會明初到山南,身體必有難以承受之痛。在接觸中,周會明給羅布次仁的印象是業務能力很強,但也很溫暖。

據了解,雖常有身體不適之感,但周會明很少提及,相反工作上的事和同事的安全卻事無巨細地操碎心。

從朋友圈知道周會明逝世,山南市檢察院政治部副主任許軍花連稱,沒有想到,很意外。她還記得,2015年自己在加查縣洛林鄉駐村時,周會明副檢察長為幫當地百姓尋找水源、解決用水的場景。

山南市檢察院反貪局的李菲菲介紹,在辦案過程中,周會明常陪年輕人一同加班,及時提醒辦案人員需要注意的細節,針對弱項及時指導和糾正,很有耐心且不遺余力。

從線索分析、辦案人員搭配到科學組織、調度,樣樣親力親為,晚上還跟著干警一道熬夜加班。一年多辦案實踐下來,干警們漸漸成熟,可以獨當一面。

2013年12月初,周會明見陸健被子很薄,第二天就從家里拿來毛毯送給他。山南市檢察院控審處負責人陸健回憶起這件事時說,毛毯現在我還蓋著,看到這個心理不是滋味。現在自己受周會明的感召,前往西藏工作,不會忘記周會明告誡他的話,多做些事,不辜負來的目的和初心。

給困難學生資助學費、給生病干警制氧機、給貧困學校捐款捐物……周會明的愛心故事很多,但他卻只字不提。

追記“全國模范檢察官”周會明:援藏五載情難忘

用大愛彌補小愛

周會明在他的一個述職報告中寫道,在山南的時候,他也非常想念在合肥天鵝湖畔散步的日子,想念一家人在客廳看電視的日子,但山南的需要、個人較好的身體素質、家人的支持讓他選擇繼續他的援藏工作。

述職報告中說,五年援藏,讓我更進一步體會到邊疆建設的重要性,那片藍天白云下的凈土,是祖國的一筆寶貴財富,我們沒有理由不為她奉獻!五年援藏,歷練了我的人生,豐富了我的閱歷,這將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品味的時光。

曹菁回憶說,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周會明從不提工作中的辛苦。一次因為感冒,在診所簡單治療后,便回到工作崗位。隨后近兩個月時間,他總感覺渾身無力,在和同事的一次散步中差點暈倒。這些都是事后從他同事口中獲知的。

“最后一次見到爸爸,可以說是我見到了他,他沒有見到我。”1月12日,周會明和女兒的最后一面是在安徽巢湖的一個高速服務區內,當周宇虹登上爸爸乘坐的車輛時,周會明已經深度昏迷,聽到女兒的一聲“爸爸”,下意識地點了下頭,眼角留下了淚水。

周宇虹說,爸爸離開了,當時從家到殯儀館并不是很想哭,很想逃避。但是現在看到家中爸爸常放物件的地方,已經沒有爸爸的東西了,會止不住流淚。

還在上大四的周宇虹,原本有繼續求學的計劃和安排,但一切都發生了改變。但周宇虹坦誠,為了讓自己釋懷,就當爸爸仍在西藏工作。現在雖然爸爸不在,我們會堅強的。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