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七旬夫婦為八旬老漢爭取養老保障有關部門已受理

作者:肖鷗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14 07:04

年輕時把青春獻給公路養護事業,年老時卻沒有退休工資及養老保險

七旬夫婦為八旬老漢爭取養老保障

本報記者 潘國武/文 程勇可/圖

2月8日,一對老人來到西鄉塘區壇洛鎮下楞村。在縣道X005線路邊的一座廢舊工棚里,他們找到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后,從手提袋里掏出一張蓋有紅公章的“受理案件通知書”,遞給老人。

日前,這起養老保險爭議案,已被受理。老人在通知書上看到他的名字“王中軍”后,微微張開嘴唇,話還沒說出口,卻有渾濁液體從眼角滾出。來人安慰說:“你把青春獻給公路養護事業,大家都在支持你。”通知書上寫的是什么內容?來者是何人,他們跟王中軍是什么關系?

1 溫馨 73歲夫婦進村看望80歲孤寡老人

從南寧市區到下楞村,有60多公里的路程。這對老人一進工棚,就詢問王中軍這段時間睡得暖不暖。王中軍點點頭,他們把新買來的衣服和帽子給他穿戴上。

隨后,他們走進廚房里。桌面上,擺放著一條幾兩重的死魚和一小盆野菜,就是沒有找到米和油鹽。“80歲了,體弱多病,營養跟不上會把身子搞垮的。”兩人一邊看著,一邊交談起來。

來人男的叫黃廣地,女的叫王春娥,他們是一對同齡夫婦,今年73歲。

“魚是昨天有人釣得送給他的。”下楞村村民梁玉其剛從地里回來,順路進工棚里來看望王中軍,并向黃廣地夫婦解釋。王春娥把碗筷清洗干凈后,打開從家里帶來的保溫飯盒:里面裝有煮熟的碎肉和蔬菜,還暖烘烘的。

此前,黃廣地夫婦來探望發現,王中軍牙齒不好。從那以后,他們每次進村,都把王中軍最愛吃的碎瘦肉蒸熟送來。見有吃的,王中軍抓起筷子走過去。那動作,看起來像是擔心被人搶吃。2斤碎瘦肉和一碗青菜,王中軍很快就吃完了。

“平時,都是我們給他送吃。”梁玉其說,有時農忙擠不出時間來,王中軍就自己生火煮野菜吃,根本無暇顧及是否有油鹽。

七旬夫婦為八旬老漢爭取養老保障有關部門已受理

據王春娥介紹,她的老家在南寧市江南區江西鎮智信村,跟王中軍同一個村。王春娥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南寧一家單位工作,退休后定居南寧。

王中仕說,哥哥王中軍在1975年5月到江南公路管理局下楞道班(現名為江南公路管理局良鳳江養護站中楞組),從事公路養護工作。其中,有部分路段在西鄉塘轄區里。1995年,王中軍轉到西鄉塘轄區金光至下楞公路段工作。2008年,中楞組在下楞村路邊設有倉庫,王中軍就負責看管倉庫。從2017年7月起,王中軍再也沒有領到工資了,如今又患有肺炎……

七旬夫婦為八旬老漢爭取養老保障有關部門已受理

3 奔波 四處跑腿幫老人爭取養老保險

盡管此時已是深夜,夫妻倆睡意已消,他們啟動電腦,翻查資料。要找出30多年前與王中軍有關的材料,難度很大。考慮到王中軍年紀大,經不起折騰,黃廣地夫婦在第二天即2018年元旦那天,便結伴進村看望。

王中軍居住的廢舊工棚外面長滿野草,門窗損壞,冷風從后窗進、前門出,三四百米范圍內沒有一間民房。王中軍反應慢,偶爾咧嘴傻笑。床上,王中軍蓋一床薄被,沒有床墊,屋里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

“太悲涼了。”黃廣地夫婦看著簡陋的居住環境,心里很酸楚,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說是求助,王中軍卻什么材料都沒有。黃廣地夫婦就直接前往智信村,找王中仕溝通。

王中仕的兩個小孩至今未婚,最小的今年已經25歲,全家人都在家務農,沒有經濟來源。從智信村到下楞村有近6公里的路程,期間要過河渡船,連油費來回一趟需要10元錢。找到王中仕后,他答應讓王中軍在《授權委托書》和《不收費協議書》上簽字按手印,以此證明黃廣地夫婦的身份。

從那以后,黃廣地夫婦四處跑腿,走了很多個職能部門,找了很多個律師,得到的答復出乎意料:“這是比較少見的養老保險爭議案,沒有勞動合同等憑據,很難辦得通……”

4 進展 勞動仲裁部門已受理這起案件

“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難道,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老人餓死凍死?”沒有人受理,黃廣地夫婦就不放棄。1月中旬,南寧市總工會職工維權中心工作人員聽到反映后,建議盡快走勞動仲裁處理。

這話,給黃廣地夫婦帶來了動力。

但是,要走勞動仲裁并不那么容易。南寧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的工作人員給他列出一張需要出具什么證明或材料的單子。這些材料和證明,很難找。不過,黃廣地夫婦從工作人員耐心負責的服務態度中,找到了信心。

查找證據,他們也遇到很多挫折。代理證明不規范,進到村里才發現,勞動仲裁工作人員給的單子掉了……夫婦倆前后進村近10趟,終于從銀行打印出王中軍從2011年至2017年6月的工資明細單,并從相關部門拿到“王中軍未辦理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等證明。

由于銀行查找不到2011年以前的工資明細單,黃廣地夫婦就去找曾經跟王中軍共事的工友。1993年參加工作的人,都已經退休了。有些人有顧慮,經過黃廣地夫婦磨破嘴皮好說歹說,終于簽字幫王中軍作證明。

2月7日,黃廣地從南寧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領到受理案件通知書。

面對面

這起糾紛案,也將于3月8日開庭審理。拿到受理通知書那一刻,黃廣地夫婦終于松了一口氣。記者從江南公路管理局了解到,從2017年起執行財政預算撥款,局里曾采取相關處理措施,結果因王中軍的原因而擱淺。

黃廣地夫婦

“不幫一把良心上過意不去”

2月8日,王中仕也趕到下愣村。王中仕文化程度低,沒出過遠門;王中軍記憶力減退,口齒不清。王中仕說,要是黃廣地夫婦不幫忙,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如果不幫一把,良心就會過意不去。”黃廣地說,聽說這是一起少見的養老保險爭議案時,他們曾經顧慮過。大學時,他們學的都不是法律專業,如今退休多年,他們擔心得不到立案,白跑腿不說,還會被人笑話。

于是,每次出門前,夫妻倆都做好周密計劃:王春娥負責備好食品,負責核查、復印材料;黃廣地負責檢查帶齊材料,做好如何溝通等準備工作;回到家后,黃廣地負責起草材料,然后由王春娥校對……

“家人支持,主動承擔家務;朋友也給我們鼓氣,說把這事看成給自己擴寬視野。”黃廣地說,案件得到受理了,他們也從中學到很多法律知識,收獲不淺。

江南區公路管理局

曾采取相關措施結果因故沒能辦妥

2月8日下午,江南區公路管理局一名負責人,指著剛從南寧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領回來的開庭審理通知書說,以前局里執行的是計件工酬,每個月發固定資金給護路站,由站里自行分配發放。

2008年新勞動合同法出來后,他們清查臨時工時發現王中軍的情況。這名負責人說:“當時,我們在向上級匯報的同時,也設法給他辦理養老保險,結果因王中軍已經超過60歲無法辦妥。”

考慮到王中軍年紀大了,局里盡量發放生活費,同時修繕舊倉庫給其居住。2017年之后,上面執行財政預算撥款,局里就沒有錢給王中軍發工資了。為此,局里也提前召集王中軍及親屬座談,引導并派出專人配合通過勞動仲裁索賠,結果王中軍一方因故沒辦妥,這名負責人說,“局里逢年過節時,也提著禮物登門探望王中軍” 。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