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紅樹林面積銳減身陷危機的“海岸衛士”急盼呵護

作者:醉言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30 17:19

本報記者 葉 青

溫暖的廣東吸引了大批候鳥前來棲息過冬。在深圳紅樹林自然保護區,長途遷徙的候鳥在此停歇,成為深圳一道獨特的自然風景線。

日前,國家林業局發函深圳市政府,同意與深圳市共建全國第一家紅樹林博物館——中國紅樹林博物館。我國紅樹林保護是否進入好時光?是否有相關的紅樹林恢復技術?全國首家紅樹林博物館為何落地深圳?科技日報記者就這些問題采訪了相關專家。

科技成果助“海岸衛士”屹立

紅樹林究竟有什么神奇之處呢?1月26日,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熱帶林業研究所首席專家、中國紅樹林博物館專家組組長廖寶文研究員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紅樹林素有“海岸衛士”之稱,其帶寬100米,高達4—6米,消浪效果可達80%以上,在防御臺風、海嘯等極端天氣災害方面作用巨大。還能固定二氧化碳釋放氧氣,在降低大氣中溫室氣體濃度、減緩全球氣候變暖中,起著重要作用。

“2004年東南亞海嘯導致了近30萬人罹難,但災后人們發現,在有紅樹林生長的地區,村民都幸運地逃過了海嘯襲擊。”他說,“對于廣東沿海地區來說,紅樹林的最大作用在于防風消浪、促淤保灘、固岸護堤。”

然而,不爭的事實卻是,我國紅樹林面積銳減,海岸帶失去生態平衡,難于抵御各種自然災害。紅樹林的恢復與重建迫在眉睫。2001年,國家啟動紅樹林保護工程。廖寶文是我國最早在此領域開展研究的專家之一。

我國紅樹林普遍存在互花米草大肆侵占海灘、困難灘涂造林成活率低、紅樹林帶寬度過窄等現實問題。

“互花米草生長因素來自光競爭,合理密植速生紅樹植物能快速抑制其生長。”廖寶文團隊對互花米草進行捆綁、帶狀割除或翻壓等預處理,同時種植了速生紅樹植物無瓣海桑林。試驗發現,2—3年后互花米草覆蓋度由100%衰退到15%以下,甚至全部消亡。經后續管理,6—7年可形成復層林,大面積紅樹林恢復與重建得以實現。

造林成活率低下是紅樹林恢復重建的主要障礙。團隊獨辟蹊徑,在國內外首次成功研制適用于灘涂育苗的紅樹林微膠囊促生菌劑。“紅樹林長在海里,如果直接施肥,肥料一下子就被海水帶走。我們把紅樹林微膠囊促生菌劑埋在根部,讓其慢慢釋放,與紅樹林根系形成共生,促進幼苗成長。”據他介紹,使用該生菌劑,能使個體平均總生物量提高49.3%—74.5%,造林成活率提高10%—30%。

深圳有條件建好紅樹林博物館

讓廖寶文高興的是,近兩年,全國各地恢復重建紅樹林的意識大大增強。他們的紅樹林恢復技術成果已在廣東、廣西、海南和福建沿海灘涂中進行應用,推廣種植面積超5萬畝。去年9月,廖寶文團隊受邀為海南的中國南海博物館周邊紅樹林濕地恢復工作提供技術指導,僅僅4個月左右,濕地恢復狀況良好。

據廣東內伶仃福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局長昝啟杰介紹,中國紅樹林博物館擬選址于深圳市地鐵9號線僑城東車輛段東側上蓋(毗鄰內伶仃福田國家級保護區管理局辦公區),用地面積6.18萬平方米,其中建筑用地面積3萬平方米,公共道路及綠地用地3.18萬平方米,建筑面積2.5萬平方米,將投資近5億元。

該館定位為國家一級博物館、國際一流的紅樹林科普教育中心、世界紅樹林研究中心,依托深圳灣獨特的區位優勢和自然資源,集中展示深圳及中國紅樹林保護、宣教、科研成果,形成深圳生態文化新地標。此外,中國紅樹林博物館將通過新建廊橋北連園博園、南接深圳灣公園,形成一個以博物館為中心的城市生態系統。

“深圳完全有基礎、有條件建設好博物館。”廖寶文表示,深圳地理位置獨特,毗鄰香港、澳門,但難能可貴的是,處于經濟高速發展中,全國面積最小保護區的深圳紅樹林濕地,不僅沒有萎縮還保護得很完整,與對面香港的米埔自然保護區無縫鏈接,為動植物提供了一席棲息之地。深圳對紅樹林濕地保護的做法走在廣東乃至全國前列,與國際接軌。

他說,目前深圳紅樹林生物多樣性豐富,底棲動物、昆蟲、鳥類都很多,其中,鳥類有194種,包括黑臉琵鷺等23種珍稀瀕危物種。秋冬季節,候鳥飛來的場景蔚為壯觀。更為重要的是,紅樹林濕地在深圳發展中功不可沒,其吸收污染物凈化深圳灣海水,保障了居民健康。

據深圳市林業部門相關負責人介紹,當前需要開展用地選址、建筑設計、展陳形式設計、展品和藏品征集等工作。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