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華為債火了!近百億資金瘋搶利率堪比央企!

作者:沐瑤    欄目:財經    來源:金融界    發布時間:2019-11-11 10:37

備受關注的華為首次國內發債有結果了。據悉,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22日-23日在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的3年期中期票據發行利率為3.48%,全場認購倍數為3.08倍,換言之,30億元的債券有高達近百億資金認購。

華為債低利率發行獲3.08倍認購

華為果然是華為!媲美大國企的AAA評級,一掃民企發債難問題,30億元的債券不夠近百億意向資金瓜分,發行利率也低至3.48%,與一流優質國企無異,此前華為債券發行的利率區間約定為3.30%-3.90%,最終價格低于區間中位數。

此次發債的期限為3年,發行日期是2019年10月22日,分銷日期是10月22日至24日,繳款日期為10月24日,上市日期為10月25日,兌付日期為2022年10月24日,還款付息方式是按年付息,到期一次還本。

這只是近期華為發債的首期產品。根據兩家承銷行推薦華為發行中期票據的函,工行推薦華為注冊發行中票不超過200億元,建行推薦其注冊發行100億元,總計規模300億元。前兩期總計60億元中期票據,發行期限均為3年,主體長期信用等級和債項評級均為AAA。

“華為的這個債現在是網紅債,”有債券基金經理向記者表示,“發行利率都快趕上國開債啦。”該基金經理分析,以30億債券的體量,還能夠獲得超3倍的認購,無論是定價還是認購比例都顯示出市場對企業的高度認可。他分析,從華為企業角度來看,這個發債價格也的確是合理的。但是從投資的角度來看,投資這筆債券是不是一次好投資就是另一回事了。他認為,由于定價太低,因此投資者將很難通過資本利得賺到更高收益。“反正我沒有參與,因為基本上已經沒有太多利潤空間了。”

該基金經理分析,從華為的規劃來看,他們準備發行300億債券,首期的市場關注度可能是最高的,也可能是最缺乏收益空間的,后期隨著華為繼續發行,不排除會產生更好的投資空間。

華為首次國內借錢引發高度關注

這是華為第一次在境內債券市場“借錢”,在此之前,華為在資本市場上融資主要集中在境外,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華為應付債券余額為307.82億元。

此次華為發債尤其被外界所津津樂道的是華為自身的財務狀況,截至2019年上半年底,華為凈資產為2454億元,總資產為7057億元。資產負債率方面,華為常年保持在65%左右。更值得關注的是華為的賬面現金情況,截止2019年6月末,華為貨幣資金為2497億元,比2018年末增加656億元,增幅超過35%。

據募集說明書顯示,這60億“借款”的用途均為補充公司本部及下屬子公司營運資金,發債原因在于預計公司各項業務未來保持穩定增長態勢,資金支持也將進一步增加。

此前,任正非對華為首次在境內發債300億做出詳細回應,他解釋:

第二,發債的成本是低的,如果增加員工對企業的投資,這個成本太高了,分紅太高了,融資才4%的成本,應該低得多,他說我們為什么不可以正常采取融資這個方式呢?

第三,過去我們主要是在西方銀行融資,現在西方銀行融資的管道慢慢地不是和通暢了,我們就改換在國內銀行融資,試試看。因為國內過去的銀行利息點比較高,我們現在試試看這個東西,最終融資是300億、200億?現在我還不是很清楚,反正他們愿意發多少債他們就發多少債。我們的資金比較寬裕,我們寬裕到這個錢多了,我們就希望能對這些大學、科研機構、標準組織,多給一些支持,支持世界的發展,不能狹隘地自己維護自己的利益。”

市場驚嘆之下的民企融資困境

華為的低利率融資之所以引發市場高度關注,除了華為公司自身品牌原因外,也與民營企業的發債困境相關。當前債券市場環境下,民營企業的融資成本與發債難度在總體上顯著高于國有企業。

有基金經理向記者表示,華為此次發債的成績可能是一個普通央企或者好一點的國企就可以達到的,之所以華為發債的成績引發市場驚嘆主要是因為華為是民營企業。隨著民營企業債券違約等各類問題增多,現在民營企業發債的利率區間特別大,發債普遍面臨困難。“一些不錯的民企發個10%的利率,還是沒有人來買,需要到處去找各類資金來。”

根據聯合資信數據統計,2019年上半年,國有企業所發主要信用債(短融、超短融、企業債、中期票據、公司債、私募債)的期數和規模分別為3205期、35938.155億元,在總發行期數和總發行規模中的占比分別為 88.78%和91.35%,環比和同比均有所增加。

與之相反的是,2019年上半年,民營企業所發債券的期數和規模占比分別為7.56%和5.19%,環比和同比均有所減少。

聯合資信分析,信用結構化分層體現在幾個方面:第一,民營企業與國有企業盈利能力顯著分化;第二,民營企業杠桿水平持續上升;第三,民企融資成本偏高;第四,中低評級主體凈融資額下降;第五,民營企業信用級別上調減少,下調增多。業內認為,民企債券違約增多導致有部分機構對于民企債券“一刀切”,轉而追捧國企或者城投債,導致信用市場結構分層。

adl03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