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金融對外開放再提速外資迎來布局“窗口期”

作者:文輝    欄目:財經    來源:東方財富    發布時間:2019-10-25 11:26

近年來白銀價格逐步上漲,越來越多的企業和投資者參與到白銀交易中。基于此,上海黃金交易所(下稱“上金所”)宣布上海銀于10月14日登場。2016年,“上海金”集中定價合約正式掛牌交易,吸引了國內外主要產用金企業、銀行參與報價,中國黃金市場在國際上的話語權和定價權顯著提升。此次推出上海銀,將在完善中國白銀市場的價格形成機制的基礎上,爭奪國際定價權并吸引更多市場參與者,進一步提升人民幣產品和大宗商品定價能力。

第一財經發現,上海銀集中定價交易定價成員名單集合了不少中外資金融機構,其中大華銀行(中國)成為唯一擁有定價資格的外資金融機構。“能夠成為上海銀定價會員之一感到很高興,”大華銀行(中國)環球金融部主管楊瑞琪表示,未來將利用自身的創新能力和在“一帶一路”沿線的網絡及業務優勢,幫助上海銀進一步推廣到國際市場。

從“上海金”到“上海銀”

10月8日,上金所公告稱,在試運行穩定的基礎上定于10月14日正式掛牌上海銀集中定價合約,為國內市場提供白銀基準價。同日公布的還有上海銀集中定價交易定價成員名單及提供參考價成員名單。

據上金所此前公布的《上海黃金交易所集中定價交易細則》(下稱《細則》),對定價成員在貴金屬產業鏈上的行業地位、注冊資本、信譽和經營歷史、風控管理,以及在交易所或國內、國際貴金屬市場的活躍程度等方面都提出了明確的要求。

根據上述《細則》標準,上金所確定了定價成員,包括: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浙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云南銅業股份有限公司、大冶有色金屬有限責任公司、中博世金科貿有限責任公司。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定價成員中亦有外資身影——大華銀行(中國),這也是已公布的唯一擁有定價資格的外資金融機構,該行亦是2018年上海黃金交易量最大的外資銀行。此外,還有11家機構為上海銀集中定價交易提供參考價。

楊瑞琪表示,這是對大華銀行交易能力以及連接東南亞貴金屬市場所做努力的認可。“在過去兩三年間,我行在上金所和中國貴金屬交易市場的交易量大幅度提升。同時,我行積極協助上金所及監管機構,連接‘一帶一路’特別是東南亞的貴金屬市場。”

上金所交易部副總經理謝天表示,希望通過“上海銀”的不斷推廣,提高國內白銀市場在全球白銀市場的影響力,進而提升中國白銀價格在全球的話語權。“我們推出以人民幣計價的白銀基準價格,能夠為國內的白銀行業企業、貿易公司在簽訂白銀貿易合同,或進行白銀質押、租借和套期保值交易時,提供一個公允的、可成交的白銀價格的參考。”

據了解,上海銀定價合約代碼為SHAG,報價單位為人民幣元/千克,交易單位15千克/手,上市初期SHAG合約的保證金比例為10%。交易所將依次按照競價交易、集中定價交易、報價交易、詢價交易的順序進行清算和交割。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上海銀”前,上金所曾于2016年推出“上海金”。黃金一直被各國央行視作“定盤星”,很多國家也都試圖擁有或掌控黃金的定價話語權。“上海銀”面向國內,完善中國白銀市場的價格形成機制,而“上海金”則為全球投資者提供了一個公允的、可交易的人民幣黃金基準價格,并有望成為倫敦金、紐約金后的全球黃金市場“第三極”。

大華銀行(中國)于今年推出了基于“上海金”的黃金無本金交割遠期(NDF)和黃金期權產品。以“上海金”為定價基準的交易產品,較采用其他國際通行定價的交易產品來說,避免了額外的匯兌損失和外匯保值成本,更容易獲得企業的認可。

2019年8月8日,上金所聯合國際會員所推出了“一帶一路”“黃金之路” 項目。該項目以上金所國際板為平臺,推出“黃金租借+珠寶加工”業務,推動中國黃金加工制造企業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黃金珠寶商進行產業對接。

大華銀行(中國)成功參與并完成了首筆業務。該行通過與上金所國際板平臺為泰國MTS黃金集團提供租借套保業務,所租借黃金經首飾加工龍頭企業周大福集團加工,成品出口至泰國,實現了600萬元黃金首飾的進口加工出口全流程業務。

金融開放、外資布局同步提速

證券業的對外開放始于1995年第一家中外合資證券公司——中金公司的成立。在后續20余年的開放過程中,最主要的特點表現為對外資持股比例的要求逐漸寬松。2018年4月,將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人身險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放寬至51%,且3年后不再設限。

2019年10月11日,證監會對取消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的時點進行了進一步明確。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高莉表示,將原定于2021年取消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的時點,提前到2020年。

10月15日,《國務院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的決定》公布。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就包含了放寬對外資銀行業務限制、外資銀行可在境內同時設立外商獨資銀行和外國銀行分行等四條修改內容。大華銀行表示這一修改對外資銀行而言是極大利好并全面支持。

就放寬對外資銀行業務限制、允許承銷政府債券的規定,大華銀行(中國)首席財務官朱軒表示:“2016年,就已經有一些外資銀行承銷政府債券的試點性探索,比如財政部政府債券發行系統在上海自貿區順利發行30億元3年期地方債,其中外資行就首次參與承銷。”

朱軒坦言,2019年7月之前,外資銀行基本是參與境內金融債和熊貓債的承銷。在7月新的金融開放11條頒布之后,外資機構可申請獲得銀行間債券市場A類主承銷牌照,以主承銷商的身份去承銷企業債券。而此次修改以后,外資銀行分行和子行都可以承銷政府債券,可謂是一個全方位的開放,對外資銀行利潤增加和業務拓展也是一個極大的利好。

就承銷政府債券類型分析,朱軒認為此次開放的主要是地方政府債,包括境外地方政府在境內發行的債券。他舉例說,2017年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加拿大BC省)就在中國發行了10億元三年期熊貓債。未來也不排除有一些境外政府利用外資銀行來中國發行債券,實現雙贏。而這一放開也將繼續增加金融的雙向互通,豐富了地方政府對境外投資的吸收,有效幫助它們降低資金成本。

另一方面,同時他也表示境內的外資銀行和境外投資人,對于政府債券的投資興趣也逐漸增長。而這一領域恰恰是外資銀行優勢所在。外資銀行比較熟悉境外投資人的需求和偏好,能夠幫助地方政府有針對性地對接境外投資者,更有效幫助地方政府債券在境外發行。

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巴曙松此前發表觀點稱,境內金融機構在經營理念、管理人員、組織架構等方面所具有的同質性,常常導致爭奪金融資源等惡性競爭,并容易引發系統性風險。因此巴曙松認為,金融業的進一步開放,會不斷降低金融市場和金融機構的壁壘,使得更多的外資金融機構進入中國市場,促進金融行業的良性競爭。

天風證券也表示,放眼未來,金融業對外開放有望成為中國經濟轉型、融資方式轉型、金融供給側改革浪潮背后的巨大推動力,同時也是倒逼中國資本市場加快完善法律、法規、各項機制和制度建設的重要契機。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adl03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