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農村剩男:沒有房,連二婚媳婦都娶不上

作者:張璠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3-01 17:49

大城市有大城市的苦惱,小城市有小城市的悲哀。三千煩惱絲中,小V今天只取一縷:那就是由房子和房價引起的流行于農村的“結婚配置”——“房子+車子+票子”。

“因為買不起縣城的樓房

孩子自殺過一次”

農村剩男:沒有房,連二婚媳婦都娶不上

在接觸到河北某縣的農民李開旺(化名)前,我們很難想象如今在農村,適齡男孩找一個女孩結婚已經成為一件高成本、高難度的事。按照如今的眾多“規矩”,結婚成本少則幾十萬、多則達上百萬元……這已經大大超出了許多普通人家的經濟負擔能力。

當然,這樣的遭遇只是如今眾多中國農村家庭婚姻的縮影。在男女比例嚴重失調的農村,女孩成為香餑餑,相親遠遠不止是“貨比三家“,甚至可以游刃有余挑選幾十家。

農村剩男:沒有房,連二婚媳婦都娶不上

“相親,房子、車子第一位,票子第二位。男孩能力其次,身高顏值也得稍微在線,如果這些都不占,那只能光棍到底了。”有人對如今的農村婚嫁條件進行了如此總結。

男女比例失調的農村

被打翻的婚嫁天平

李開旺的兒子小柯是在2017年中秋節第一次向父母提及想要回河北老家的縣城買房的。彼時北京通州的房價已經高達每平米八萬元左右,而自己事業一直沒起色,沒房、沒車、沒錢、沒戶口,在北京或者哪怕是環京買房都超越了他的負擔能力。但是縣城又能如他所愿嗎?

縣城的發展和變化早已超出他的想象:傳統的根深蒂固、物質社會的侵蝕讓結婚的成本高得嚇人。在這種地方如果沒房,連媳婦都娶不上。

農村剩男:沒有房,連二婚媳婦都娶不上

如今,李開旺所在的河北某縣城,房價已經到了每平米八千元左右,“就是榨干我們也變不出三十萬元的首付款,即便能借到首付,日后按揭還款也是件很痛苦的事。”李開旺告訴我們。

李開旺算了一筆賬,現在只能靠種玉米給孩子攢點房錢,家里總共30畝田地(承包20畝),遇到風調雨順的年頭,一畝地能有300塊錢利潤,不吃不喝需要30年才能在縣城給兒子攢個首付。自己還養了一頭母牛,每年都會生一頭牛犢,養一年,能賣5000多塊錢,算起來要生100個牛犢,才夠給孩子還貸款的。

在農村,結婚不僅意味著傳宗接代,也代表著一個家的榮光,如果因為自己家庭經濟原因或者是孩子能力原因不結婚,會被看做是一件丟人的事情。

“這叫養兒為房老,我們理解孩子。”李開旺嘆息說“如果時間能倒流,寧愿不要讓孩子去讀書、去大城市。小柯在大城市生活過,對結婚的看法變了,蹉跎了時間。如果20歲時候出去打工,把婚結了,就不至于現在這樣一個結果。”

房價上漲,是城市發展、生活和消費水平提高的必然結果,但是畸形的農村婚姻觀念,助長了房價的上漲以及不合理的消費觀念。

農村剩男:沒有房,連二婚媳婦都娶不上

李開旺的鄰居趙興凱(化名)說,目前農村和縣城區域男多女少,男女比例嚴重失調,男孩子找媳婦較難。“在當地,女方相親一張嘴基本就是‘有車嗎?有樓房嗎?是不是全款?有沒有外債?’,離婚無孩的女方也是基本要車要樓,就連帶孩子的也有要車要房要10萬塊彩禮,可是又有幾家真有那么多錢,家家戶戶都在“變戲法”,一旦變露了,娶來的媳婦基本都會飛走,再找下家。“

“我們家就是活生生例子,五年前,舉全家之力在縣城貸款買了房,為了給兒子娶個好媳婦。一年下來,仍沒人給提親。又舉全家之力把房子貸款還清。年底又裝修,還買了車,可是還沒人給提親。”趙興凱無奈道,“”女孩太少,現在二婚不帶孩子的也可以接受。兒子的一些無樓發小已開始找起了離婚帶男孩的再婚女,歲數大點也無所謂。”

結婚不要房

卻擋不住傳統的巨大慣性

農村剩男:沒有房,連二婚媳婦都娶不上

那么,農村女孩真的這么世俗嗎?

“去年結婚,我沒向婆家要樓要車,竟然有很多人說我家傻!不要樓的反而成了特例!”新婚不久的楊柳向我們說出了心里話。她和愛人是自由戀愛,考慮到借款買樓等一些列“榨壓”老人的事太影響感情質量,最終選擇在農村平房里結婚。

“我閨蜜找對象都要樓,頭年臘月里我相親見了五個男孩都有樓,但是很少看到在城區有穩定工作又有樓房的男孩,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要這些,總覺得沒樓就低人一等。”20歲的小娟去年剛高中畢業,就陸續接到了近三十人提親。小娟母親則表示,自己結婚時一輛自行車做陪嫁,有個屏幕彩電就知足了,那個年代的愛情很可靠,一家離婚全村議論,如今離婚卻成了常態,主要因為物質,這樣的婚姻太危險。

農村剩男:沒有房,連二婚媳婦都娶不上

當地一位退休的法官李文說,近年來,在環京津三四線城市,類似李開旺家的處境并非特例,但很典型。無論女方來自何方,首先要求的是城區有樓,再談財禮錢,而這些錢基本都是親朋好友湊來的,甚至是小額款,婚后“戲法”一旦變露,離婚也就是分分鐘的事。對于女方來說,出一家進一家貌似變得那么容易,總想著再婚時照樣要求有房有車,可最后房、車戶名基本都是男方的。

事實上,很多農村女孩并非不懂事理,但是擋不住自己母親的狂轟亂炸。

李文說,現在一些結婚多年的夫妻,時常也能聽到丈母娘的嘴邊話,“十年前沒跟你要樓,現在離開你,可以找個有樓有車的”,正是丈母娘的這種觀念給了如今農村男人一種無形的枷鎖,無論是結婚的,還是未婚的,都在舉全家之力買樓房。哪怕是離婚的大叔,只要有樓,依舊可娶到年輕妹子。可如今的房價,即便湊足了首付,高額的房貸也是讓大部分三四線家庭無法接受。

“放著農村的寬敞大屋不住,偏追求什么城區生活,關鍵是在城區沒有合適工作,還得回家種地打工!”去年成家的梁偉超認為,一些家庭雖然滿足了丈母娘的要求,但生活變得有些畸形,平日里回家里種地打工,不忙了才回到數十里以外樓上,就連取暖費能不繳就跑回老家睡大炕,物業費好幾個月沒交,空置率可想而知。

農村剩男:沒有房,連二婚媳婦都娶不上

近年來,三四線城市買房熱,但實際城區剛需已基本滿足,到底是經濟發展后改善生活還是為了丈母娘?虛榮攀比?找安全感?以此透支式循環,談情說愛的越來越少,要房提車的越來越多,真正的幸福會變得越來越遠。有人說“丈母娘抬高了三四線城市的房價!男人四十一朵花,女人則經不起歲月的洗禮,望珍重。”也不是沒有道理。

(文中所有人物均為化名)

農村剩男:沒有房,連二婚媳婦都娶不上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