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長篇連載《石油大博弈》:石油爭奪新格局

作者:牧曉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23 18:26

導語:《石油大博弈》(The Prize: The Epic Quest for Oil, Money amp; Power),可以說是一部石油的史詩。

從19世紀中期發現石油到洛克菲勒的石油帝國,從制造煤油到制造汽油,從在中東發現石油到石油給這些國家帶來了意想不到的財富和爭端,從一戰中開始使用石油作為戰爭的燃料到二戰中已經由石油決定了最終的勝負,從石油跨國公司在全球的冒險到石油輸出國的逐漸強大,從石油由產油國定價到全球石油期貨市場的誕生,從石油作為新能源出現到石油成為最最重要的能源……等等。

了解“石油”這一個半世紀的生命史,將會使我們更好地理解“原油”價格影響因素之眾多,在我們未來進行“原油期貨”操作時,具有更豐富的視野。

隨著春節臨近,我們為您摘錄了《石油大博弈》中的一些精華章節,伴您度過一個書香濃郁的新年。

石油等于權力的等式,已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場上得到證實。在那次沖突之中出現了石油公司和民族國家之間關系的新紀元。如果說石油是權力,那么,它也是主權的象征。這不可避免地意味著石油公司的目標與民族國家的利益發生了沖突,這種沖突將成為國際政治中長期存在的特征。

墨西哥的金色甬道

20世紀初,美國之外的西半球石油勘探大多集中在墨西哥。當時的兩家主要石油公司是以愛德華·多漢尼為首的“泛美石油公司”和以英國人威特曼·皮爾遜爵士為首的“墨西哥鷹公司”。多漢尼在加利福尼亞石油界早已成名。1990年,他應墨西哥國家鐵路公司總裁之邀,首次前往墨西哥尋找油田。由于木柴緊缺,這位總裁急切希望沿鐵路線開發石油。

皮爾遜是19世紀最出類拔萃的大工程承包商之一。他既是一位才華橫溢的技術方面的發明家,又是一位敢作敢為的企業家。他生就一塊工程師的材料,數學天資強,從容而穩健,細致而堅韌。身材肥胖而又不引人注目的皮爾遜,還有與生具來的指揮才能。他謝絕了劍橋和牛津大學的聘請,而選擇了本家族在約克郡的工程企業。早年繁重骯臟的工作,使他一生都注意保持雙手干凈、指甲清潔,養成了從不忽視工作細節的習慣。

他取得巨大成功的訣竅“皮爾遜風格”深受人們仰慕。但他對訣竅的作用卻不抱什么幻想。他對兒子說:“在反對同事的意見或推翻他們的決定時,不要有絲毫的遲疑。只有在獨裁者的領導下,一個企業才能永遠立于不敗之地。當然,在做法上是越隱晦越好。”他一次又一次地證實了自己的格言。他負責完成了19世紀末的幾項工程奇跡,其中包括泰晤士河下面的“黑墻隧道”,為賓夕法尼亞州鐵路公司在紐約東河底下修建的4條隧道,還有多佛港。最后,他創立的帝國囊括了一切,從《金融時報》(FinancialTimes)、《經濟學人》(Economist)雜志、企鵝出版社到倫敦的拉扎德投資銀行以及一家加油公司。但是墨西哥將給他提供更大的發財機會。

由于“皮爾遜風格”十分誘人,墨西哥的波菲里奧·迪亞斯總統便請他到墨西哥去承建幾個大項目,先是墨西哥城排水的大運河,然后是維拉克魯斯港以及溝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特萬特佩克鐵路。他一到墨西哥便開始了工作。他極力贏得墨西哥人特別是迪亞斯及其周圍人的好感,用了給好處和送禮等一切手段,并出資10萬英鎊建立了一所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醫院。他似乎總是樂于以美國人不屑一顧的方式,照顧墨西哥人的情感,作出讓步。他在英國的關系之廣也給墨西哥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皮爾遜置身英國議會多年,并以“墨西哥人”聞名。不過,他在墨西哥的地位還要歸功于迪亞斯冷靜的政治謀略。據說,這位領導人曾說過:“貧窮的墨西哥遠離上帝,卻靠近美國。”迪亞斯及其身邊的政客們不能允許美國人全盤壟斷他們的經濟,因此,迪亞斯完全有理由從一個遙遠的國度請來一位世界聞名的工程師,給他一切機會在墨西哥擴展自己的活動。

1901年,皮爾遜在去墨西哥途中,在得克薩斯邊境城鎮拉雷多誤了轉乘的火車,不得不在那里過夜。他發現該城“尋找石油的狂熱觸目可見”。3個月前在“紡錘嶺”發現石油后,這股熱潮便在全州蔓延開來。他研究了在拉雷多匆忙之中收集到的每一份石油簡報,隨即發電報給他的經理,要求“迅速采取行動”,獲得有希望出油的土地。據他推斷,石油將為他的特萬特佩克鐵路提供上等燃料。所有這一切都是在9個小時逗留期間完成的。皮爾遜開始了他在墨西哥的石油冒險事業。他將勘探區擴大到塔瓦斯科,并雇用了鉆出紡錘嶺第一口油井的安東尼·盧卡斯船長以幫助他在墨西哥開展業務。隨之而來的是大量支出和密集投入。但是大約整整10年,皮爾遜的墨西哥鷹公司在找油方面沒有什么建樹。

最后,他于1909年承認自己對石油業只有“粗淺”的了解,并解雇了他一度雇用的英國地質學顧問、有名的托馬斯·博韋頓·雷德伍德爵士及其公司的人員,轉而雇用了以前與美國地質勘測公司有聯系的美國人。這些美國人顯示出他們的進取精神。1910年,當時已是考德雷勛爵的皮爾遜有了驚人之舉,首先是打出了神奇的波特羅德拉諾4號井,日產11萬桶,被認為是世界上產量最高的油井。這些發現給墨西哥帶來了繁榮,同時幾乎在一夜之間使墨西哥鷹公司成為世界主要的石油公司之一。產油區集中在離坦皮科不遠的“金色市道”。在這一帶,日產7~10萬桶的油井比比皆是。

墨西哥迅速成為世界石油市場的重要力量。它的原油質量好,大部分精煉為燃料油,直接與煤炭在工業、鐵路與航運市場上形成競爭。1913年,墨西哥的石油甚至被用到了俄羅斯的鐵路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墨西哥成為美國的關鍵供油國,到1920年,它滿足美國國內20%的石油需求。1921年,墨西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躍居世界第二大石油生產國,年產億桶石油。

然而,這時墨西哥的政局發生驟變,1911年,因牙疼而造成精神錯亂的81歲的迪亞斯總統政權被推翻了,從此拉開了墨西哥革命的序幕。此后暴力事件持續不斷,外國人的投資興趣一落千丈。新澤西公司駐墨西哥經理E·J·薩德勒攜帶著公司職員的薪金被匪徒俘虜,野蠻痛打之后,匪徒們以為他已斃命,遂揚長而去。然而,他僥幸活了下來,設法回到營地。從此以后,他隨身攜帶的現金絕不超過25美元,而且總是戴著一塊廉價的金表以便搪塞劫道者。他極力反對進一步在墨西哥開發石油。原屬于墨西哥鷹公司的油井曾一度被起義者接管,一些職員被殺害。1918年10月,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前1個月,卡洛斯特·古爾班坎代表亨利·迪特J找到考德雷勛爵,表示皇家荷蘭殼牌石油公司想購買墨西哥鷹公司的大部分股份并且接管其管理。

在墨西哥20年的石油開發使考德雷勛爵不僅疲憊不堪,而且對未來的風險更加小心謹慎。這位英國紳士已經感到厭煩,不想“無休止地單獨承受這一巨大企業的沉重財政負擔”,立即接受了古爾班坎的建議。他正確地把握了時機,因為兼并墨西哥鷹公司絕非殼牌公司的最佳決策。幾乎剛兼并,鹽水便開始滲入一些高產油井,這意味著石油產量開始下降。其他石油公司不久也發現了同樣的問題。用更多的資金和更好的技術或是勘測新井本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但在革命動亂之中,外國公司不愿追加投資。事實上他們在墨西哥的日子已經每況愈下。因為,比革命本身帶來法制崩潰和現實危險更重要的是,墨西哥民族主義者和革命者與外國投資者之間的激烈斗爭給石油公司的生產造成更加深遠的影響。

墨西哥日趨明顯的沖突將在該國政府與石油公司之間導致一場持久大戰,如同在世界其他地方所發生的情形一樣。在墨西哥,斗爭圍繞兩個問題展開:協議的穩定性和主權與所有權問題。石油收益屬于誰?墨西哥人想重新確立迄今未被遵循的一條原則。1884年以前,國家的地下資源首先屬于國王,然后才屬于國家。迪亞斯政權改變了這個合法的傳統,將地下資源所有權給了農莊主、牧場主和其他土地所有者。這些人歡迎外資,而外國人最終控制了90%的石油資源。革命的主要目標之一是恢復這些資源的本國所有權原則。這個原則最后寫入1917年憲法的第27款,并成為斗爭的中心。墨西哥收復了石油所有權,但是它在無外資的情況下無法開發或銷售這些石油,而外國的投資在得不到保險的合同與利潤的情況下,無意承擔風險與開發費用。

除將地下資源收歸國有之外,墨西哥歷屆政權的其他各種行動——頒布法規和提高稅收——也使同石油公司之間的持續沖突火上加油。在多漢尼的領導下,一些石油公司在華盛頓成功地煽動了發起軍事干預的強烈情緒,以捍衛美國在墨西哥擁有的“至關緊要的”石油資源。墨西哥努力提高歲入以償付拖欠的外國貸款使這場斗爭更加復雜。美國各大銀行家渴望看到墨西哥付清債務,為此,它需要石油收入。于是,美國各大銀行站在墨西哥一邊對付美國石油公司,并且強烈反對石油公司要求干預和采取懲罰性制裁的呼聲。

石油沖突使墨西哥與美國的關系一直動蕩不安。華盛頓習慣性地不承認墨西哥政權的更替,而且兩國不止一次瀕臨戰爭的邊緣。對美國人來說,重要的利益與權利包括私人財產受到侵犯,合同與交易被破壞。當華盛頓南眺墨西哥時,看到的是動蕩不安、兵災匪患、無政府狀態、戰略資源流動受到嚴重威脅以及合同履行得不到保障。但是當墨西哥看華盛頓與美國石油公司時,它看到的是外國的剝削、侮辱、侵犯主權以及“揚基帝國主義”巨大的實力、壓力與權力。石油公司自身日益感到身受傷害與威脅,從而減少投資和活動,迅速撤出人員。這些問題很快就導致產量一落千丈,不久墨西哥就不再是世界石油生產大國了。

戈麥斯將軍的委內瑞拉“莊園”

對世界石油需求的估計,對石油短缺的恐懼,由戰爭所證實的石油在國家實力中的新作用,當然還有可以牟取的利潤——所有這些促使皇家荷蘭殼牌公司在其1920年的年度報告中稱“要為新的石油生產而斗爭。我們在奪取新領地的斗爭中絕不能甘拜下風……凡是存在成功機會的地方都要有我們的地質學家”。委內瑞拉進入了其視線,而且不僅是皇家荷蘭殼牌公司一家看中了這個國家。幾個世紀以前,西班牙拓殖者們就發現當地印第安人用石油滲出物涂抹和填塞他們的獨木舟。墨西哥的政局變化使得一大批石油商轉向委內瑞拉。與墨西哥相比,此時委內瑞拉的政治氣候和諧友好。這全歸功于殘暴奸詐和貪婪的獨裁者胡安·戈麥斯將軍。27年來,他為自己發家致富一直統治著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本身是一個人口不多的貧窮農業國。自它1829年從西班牙統治下獲得解放以來,軍閥們一直在各地割據稱雄。19世紀90年代中期,在立法機構的184名成員中,至少有112人升至將軍。1908年戈麥斯奪取政權后,著手集中權力使國家成為他個人的封地和私人莊園。他沒有多少文化,通過親朋好友統治國家。有人計算過,他的私生子就有97個。戈麥斯任命其兄弟為副總統,他兄弟后來被戈麥斯的兒子謀殺。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戈麥斯效仿西奧多·羅斯福,好穿獵裝。戰爭期間,又模仿凱撒大帝著裝。伍德羅·威爾遜稱他為“惡棍”,對一個以恐怖和殘忍手段牢牢控制國家的人來說,這個評價還算溫和。駐加拉加斯的英國公使則一針見血地說戈麥斯是“最富有中世紀特色的絕對君主”。戈麥斯除了絕對的政治權力之外,還想要巨大的財富。石油是戈麥斯的機會,但是他認識到,為了吸引外國投資者,必須保證穩定的政治和財政環境。

到1913年,皇家荷蘭殼牌公司已經開始在委內瑞拉的馬拉開波湖附近鉆探,次年開始小規模的商業性生產。第一次世界大戰后人們對委內瑞拉的興趣日益高漲,新澤西美孚石油公司(簡稱新譯西公司)在1919年派勘探人員前往調查,其中有一位地質學家決定根本不用考慮馬拉開波盆地,并且反對在委內瑞拉投資。但另一位同行的新澤西經理不同意:“皇家荷蘭殼牌公司在此投入幾百萬美元的事實,使我們可以猜測到這個國家擁有相當多的石油”。若不能在拉丁美洲生產石油,將會使美孚石油公司向拉丁美洲提供石油的主導地位受到威脅。

然而,在戈麥斯將軍的“莊園”里得到石油開采權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容易。美孚石油公司的代表想方設法會見將軍本人,而不是通過中間人的正常渠道。將軍似乎鼓勵投資,美孚石油公司有些信心。但是恰好在同一天,一個名叫胡利奧·門德斯的人也投標爭同一塊礦區,他偏巧是戈麥斯的女婿。他中標后轉手就賣給了另一家公司。最后,新澤西公司獲得了相當數量的土地,一部分得自其他幾家美國公司,還有一部分來自門德斯,其中包括馬拉開波湖底下的4 200英畝。買下湖底這一片地產曾被認為是貽笑大方的舉動。新澤西公司一位官員甚至建議公司買一條船,如果在4 200英畝的水下地域找不到石油的話,還可以開發漁業。

即使在干燥的委內瑞拉土地上探油,其工作也是困難重重和充滿危險。基本上沒有汽車可走的路,甚至連牛車可走的路也很少。地質學家只好坐獨木舟或騎騾子。這個國度從未進行過準確的測繪,地圖上標明的河流或是根本不存在,或是與所標水系截然不同。似乎一跨入這個國家就無法逃脫疾病、蚊子和其他昆蟲的襲擊,而又無法得到醫療保健。除此之外,地質學家和鉆井隊員還得對付印第安人。一位新澤西公司鉆井隊員坐在門口休息時竟中箭身亡。此后,弓箭射程以內的所有灌木叢被鏟除。直到1929年,殼牌公司還用數層特制超厚布墊裝備拖拉機駕駛室,以免遭到印第安人的弓箭傷害。

戈麥斯吸引外資的愿望導致其政府在起草《石油法》時尋求在加拉加斯的美國大使和美國公司幫忙。該法案為獲取石油開采權、稅收以及礦區使用費制定了規定,這使戈麥斯統治下的委內瑞拉與墨西哥形成鮮明的對照:石油開采權獲得之后,西方公司的經營活動在政治和經濟方面都相對比較穩定。然而,即使到了1922年新《石油法》通過時,一些人仍舊懷疑是否有重大的石油開發前景。勘探有些結果,但很有限,而所需資金與努力卻十分龐大。同年,一些在此為殼牌公司測繪地圖達4年之久的美國地質學家對委內瑞拉以及整個南美大陸的石油前景提出了悲觀的估計。他們看到的是一個“海市蜃樓”。在美國為增加生產投入10美分“將比在熱帶地區投入1美元創造更高的利潤”。他們甚至提出,在美國開發油頁巖從生產成本上都比在委內瑞拉和拉丁美洲其他地方開發石油合算。

長篇連載《石油大博弈》:石油爭奪新格局

他們的結論下得太早了。同年12月,在馬拉開波盆地的拉羅莎油田,殼牌的巴羅索油井發生井噴,石油源源不斷地涌流,估計日產原油可達10萬桶。殼牌公司在當地的經理喬治·雷諾茲選中了這塊當初看不出有多大希望的拉羅莎油田,劃定了油田的標界。雷諾茲早在15年前便沖破重重困難,堅定地指導英波公司,在波斯首次發現了石油,但卻只得到微薄的酬金。當時他鍥而不舍,終于開辟了中東產油區。此刻他又在委內瑞拉大顯身手。

拉羅莎的成功證明,委內瑞拉將成為世界級的產油國。這一發現引起轟轟烈烈的采油熱。100多家公司——美國居多,也有些來自英國——頓時蜂擁而至,其中既有大公司也有獨立經營者。石油熱給戈麥斯將軍創造了發財的良機。他的家族與好友從政府得到優惠開采權,然后以高價出售給各家外國公司,再將傭金轉給將軍本人。后來,為了使這類交易合法化,將軍及其好友組織了一家名為委內瑞拉石油公司的皮包公司,但人們都稱之為“戈麥斯將軍的公司”。戈麥斯及其至友在外國公司之間挑撥離間,從中牟利,手段極為高明。外國公司別無門路,都爭先恐后地想由此投入20世紀20年代這場委內瑞拉石油熱潮。

開發工作進展神速。1921年,委內瑞拉僅生產140萬桶油,到1929年,增至億桶,總產量僅次于美國。那一年,石油占委內瑞拉出口收入的76%和政府收入的50%。這個國家已經成為皇家荷蘭殼牌公司最大的石油來源。到1932年,委內瑞拉又成為英國最大的供油國,其次是波斯,然后才是美國。不到10年,委內瑞拉便成為一個顯赫的產油國,也贏得了外資。在委內瑞拉進行大規模勘探和開發需要投資,盡管選手云集,實際上卻控制在少數幾家公司手中。在20世紀20年代,皇家荷蘭殼牌公司、海灣石油公司與泛美石油公司三巨頭直接或間接地控制了大部分開發活動。多漢尼的泛美石油公司仍然是在墨西哥的主要產油商之一。1925年,它被印第安納美孚石油公司兼并。

如果戈麥斯沒有提供一個相對友好的政治環境,委內瑞拉的外國石油投資規模可能不會這么大。但是穩定能持續多久?1928年,印第安納美孚石油公司拉戈分公司的一位代表對美國國務院的官員說:“戈麥斯總統不能永遠活著,帶有更加激進傾向的新總統可能會沒收所有的石油產業,并且采取墨西哥實行的一些政策,這種危險隨時會出現。”因此,出于安全的考慮,拉戈分公司不在委內瑞拉修建龐大的出口煉油廠,而將工廠設在近海的一個荷蘭屬地阿魯巴島上。殼牌也將煉油廠設在荷屬庫拉索島。

新澤西美孚石油公司卻沒有殼牌和其他公司那樣幸運,盡管付出了巨額開支,卻沒能在委內瑞拉取得任何勘探成果。在紐約,負責委內瑞拉事務的總經理以“非生產性的生產總經理”著稱。1928年,通過采用水下鉆探新技術開發被遺棄的馬拉開波湖區,新澤西公司終于首次獲得重大發現,找到了湖底的富礦,打出大量石油。再也沒有人取笑新澤西公司將轉行搞漁業了。

1932年是大蕭條跌入谷底時期,印第安納美孚石油公司(簡稱印第安納公司)十分擔心。美國將采取對進口石油的新關稅:汽油每桶美元,原油與燃料油每桶21美分——實際上將委內瑞拉石油拒之門外。印第安納公司沒有一個能夠轉售石油的海外銷售網。它還擔心在大蕭條之中需要追加資金以及在墨西哥的固定資產被國有化的可能性。這些因素加在一起,看起來風險太大了,印第安納公司承受不起,并且它已將其海外資產賣給了新澤西公司,包括在委內瑞拉的一大筆資產。新澤西公司用其股票支付了部分資金,因此,印第安納公司一度成為新澤西美孚石油公司最大的股東。

來源:《石油大博弈》

adl03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