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王欣與他消失的三年半:未來將歸向何方?

作者:肖鷗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15 11:51

王欣與他消失的三年半

北京時間2018年2月7日,SpaceX在萬眾矚目下把一輛特斯拉送上太空,盛大游戲引入騰訊作為戰略投資者,樂視網全體股東面對著樂視網第11個跌停,而快播創始人王欣出獄“剛洗完澡,理完發”。

時間僅往前追溯到2014年,沒有人預料到這些變化。那一年SpaceX備受爭議,創始人馬斯克接受CBS采訪時幾度哽咽;盛大游戲完成私有化從美股退市,是騰訊有力的競爭對手;樂視網創始人賈躍亭宣布“SEE計劃”,要打造超級汽車以及汽車互聯網電動生態系統;王欣在濟州島被押解回京,開始了他三年半的牢獄生涯。

出獄當天,王欣和小鵬汽車創始人何小鵬、58同城創始人姚勁波、歡聚時代董事長李學凌一起吃了飯,四人聊了AI、視頻和區塊鏈等技術的發展。何小鵬在微博上發布了4人合影照片,但很快又把它刪除。

這場會晤可以看作互聯網大咖為王欣的接風洗塵,其中的惺惺相惜可見一斑。王欣是技術型人才,快播的技術使人擊節稱賞,但他對資本的輕視、對技術的過分偏執、對行業趨勢及政策變化的不敏感、對網絡安全責任的疏忽等多重因素,導致了自身及快播的淪陷。

王欣離開的這三年半里,互聯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有人帶著輝煌離開,也有人憑著戰績留下來。視頻行業里屬于工具類軟件的時代早已落幕,王欣,是否還能重新立足,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技術男

王欣為第一批“80后”,他1980年出生于湖南郴州,畢業于南京郵電大學。1999年王欣南下深圳,在深圳市龍脈信息股份有限公司擔任程序員。

龍脈公司是深圳主要的電信和互聯網增值服務運營商,也是市政府指定的政府工程和企業信息化服務商。這家公司另外一位知名員工曾李青,從龍脈公司辭職后和馬化騰等人創立了騰訊。

王欣辭職后自己創業,多少受到曾李青的影響。2002年,22歲的王欣離開龍脈公司,成立深圳市點石軟件有限公司。在招聘網站上,點石軟件對自己的介紹是“定位于以P2P(對等網絡)技術為核心,為電信運營商、傳統行業及電子商務企業開發基于P2P技術的軟件產品”。

王欣太太曾如此形容王欣的創業,“最開始只有幾個技術青年,每人幾百元的工資,想做產品,那時候就是從研發開始,想做P2P,沒有錢租辦公室,辦公地點都是借的。當時也是經濟狀態最窘迫的時候,我和他兩人手上沒錢了,有一段時間把家里存錢罐里面的錢拿出來買點菜,在家里做飯吃。”

最發達的時候,點石軟件員工超過80人,但這家公司成立僅3年后慘淡收場。點石軟件不是沒有機會,但王欣拒絕了兩次投資,一次為知名創投機構,一次是盛大游戲。頗令人感慨的是,點石軟件2004年倒閉,盛大則在2005年上市。對此王欣的解釋是“搞技術的,不成熟的時候,都這個德行”。

熟悉王欣的人會談到王欣對技術的偏執,也正是這樣,王欣頗受盛大游戲創始人陳天橋賞識。點石軟件失敗后,王欣加入盛大主導盛大盒子的研發。陳天橋2003年即提出“家庭娛樂戰略”,盒子被認為是入口。

即便在今天,“家庭娛樂戰略”依舊是軟硬件公司的兵家必爭之地,被稱作客廳戰場。小米盒子、樂視盒子、阿里魔盒、華為榮耀等2012年以后才相繼面世。

但以彼時的環境看,陳天橋的理念過于超前,用王欣的話“在錯誤的時間做了一年正確的事情”。2006 年4 月11 日,廣電總局發文點名盛大盒子違規——未獲得許可證就把互聯網內容搬上電視。

實際上直到今天都沒有哪款互聯網盒子能殺出生路,每一個盒子都受版權、牌照等問題困擾。曾經的機頂盒龍頭同洲電子,也在互聯網盒子的攻堅戰中節節敗退慘淡收場。

敗也技術

王欣2006年從盛大離開后,2007年創立了快播。彼時互聯網上已經存在其他視頻播放軟件,土豆網成立于2005年4月;樂視網成立于2004年11月;暴風影音成立于2003年。

但快播獨創了邊下邊播格式QMV(已經申請專利,國內唯一自主點播的流媒體格式),QMV最大特點是支持“點播”,體積小、傳輸速度快,能減少下行延時,節省下行寬帶,使在線點播更加流暢。這項格式填補了國內技術上的空白,可以和Real、Quick Time等國外流媒體技術平分秋色。

王欣把P2P技術延續到了快播。P2P技術用了用戶閑置寬帶,而非依賴都聚集在較少的幾臺服務器上。在這個功能下,用戶播放視頻不會出現因網速慢而卡頓的情況。

快播兼容性同樣突出。用戶可以通過快播搜到幾乎所有視頻,快播還可以直接用快播播放BT和迅雷的種子文件,邊下載邊播功能領先迅雷。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2年9月,快播總安裝量已超過3億,當年中國網民總數才5.38億。巔峰時期,快播用戶規模在4億~5億之間,相當于國內同行之和。

但快播不是平臺,從來沒有任何內容,用戶虧欠的是版權方,除了用戶外,從快播中受益最多的是網站站長。彼時一個背景是,中國有大量個人經營的電影網站,這些網站視頻資源沒有版權,并且以色情視頻居多。卻是快播重要的使用主體。對于網站站長來說,唯一要投入的成本是帶寬和服務器,將免費的視頻資源放進網站,就有源源不斷的用戶通過快播點播視頻,網站產生廣告收入。快播甚至提供了一套建站工具,幫助站長建立視頻網站發布資源,用戶通過快播來點播站點視頻,網站產生廣告收益。

在監管不明朗的背景下,很少人過問版權和色情視頻。那是視頻播放軟件野蠻生長的時代,快播憑借著過硬的技術秒殺競爭對手,用戶免費觀看了視頻資源,網站站長得到大量廣告收入,唯一的受害者是版權方。

國內版權意識逐漸加強,樂視、土豆等網站開始購買版權,既是播放器也是平臺。快播卻不做平臺,自始至終以播放器來定位自己,大量盜版資源通過快播來傳播,購買版權的平臺變成了盜版橫行的受害者。快播受到的非議越來越多,其他視頻網站開始群起而攻之。

2013年11月13日,優酷土豆、搜狐視頻、騰訊視頻、樂視網等聯合發起“中國網絡視頻反盜版聯合行動”,矛頭直指快播等網絡視頻盜版和盜鏈行為,并提出3億元的賠償。

同一年12月30日,國家版權局等中央四部委聯合發起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專項治理“劍網行動”,百度和快播同時被點名;百度發表聲明表示加大力度打擊盜版,停止了與快播較為相似的百度影音服務;而快播沒有公開回應,直到2014年4月16日才發布了一封公開信,宣布關閉QVOD服務器,停止基于P2P的視頻點播和下載,并計劃轉型,在未來一年投資不低于1億元購買版權、不低于3000萬投入支持國內微劇創新。

但為時已晚。2014年4月22日,大批警察進入快播總部,快播核心人員被控制,王欣則在110天后被從韓國抓捕歸案。5月20日下午,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快播送達了擬行政處罰聽證通知書,擬對快播處以2.6億元罰款,理由是初步確定其違反相關知識產權方面的法律法規。

知識產權問題使得王欣領下巨額罰單;通過快播傳播的情色視頻使王欣失去自由。一審檢方指控稱,快播出于牟利目的,不履行安全管理義務,放任他人利用快播網絡大量傳播淫穢視頻,涉嫌構成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

按照王欣等管理層的說法,快播不具備傳統意義上的上傳、搜索、發布功能,它的作用僅僅是給視頻編碼、編號,所以快播不具備傳播屬性。

但半年后的二審,法院判定快播公司構成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包括王欣在內的快播高管應承擔相應刑事責任。王欣認罪領罰,被判三年六個月有期徒刑,直到2018年2月7日才重獲自由;快播領下巨額罰單,在江湖上逐漸消沉。

庭辯上的“技術無罪”成了貼在王欣身上的標簽。但作為一家公司掌舵人,王欣忽視了技術以外的其他因素力量,例如資本、內容合規、網絡安全等,這給后來的風險埋下了隱患。

曾有快播員工對媒體表示,王欣數次拒絕機構投資,認為資本是短視的,而如果快播引入資本,資方可以指導快播避免觸礁。

歸向何方?

P2P技術貫穿著王欣的創業,快播2013年推出“流量礦石”——收集用戶的閑置帶寬再應用;2015年,迅雷推出功能相似的賺錢寶,2017年賺錢寶升級,用戶共享閑置帶寬可以得到“水晶獎勵”。在區塊鏈大熱的背景下,迅雷一掃頹勢股價攀上新高。

2017年7月底,流量礦石項目重新亮相。在上海一個區塊鏈論壇上,項目團隊介紹流量礦石為“全球首個共享CDN與區塊鏈結合的落地項目”,但這個項目真正吸引人眼球的還是頭頂上的快播光環。

流量礦石出自“新華云帆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在王欣入獄3個月后的2014年11月4日登記成立,由快播前員工創立,目前主要經營CDN等業務。

“快播的突發性關閉,使得我們當時并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去面對這件事。但是,我們一致的目標,使我們毅然選擇重新創業。”2017年初的年會上,新華云帆CEO佟永躍稱。

2017年1月,網絡上出現了《快播正式回歸》系列文章,稱新華云帆和快播在應用商店發布了“快播播放器5.0”。但新華云帆很快予以否認,稱從未在任何應用商店發布播放產品。

工商資料顯示,新華云帆與快播有千絲萬縷的聯系。2014年6月6日,快播退出對深圳市云趣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持股;2015年7月24日,新華云帆參股該公司。

快播以視頻播放軟件知名,但這只是快播業務之一,快播同時有游戲業務“快玩”、硬件產品“快播大屏幕”。快玩會隨快播的安裝靜默安裝,主要提供本地游戲搜索和下載服務,還可用客戶端裝游戲。快玩業務的承載主體為上海快玩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快玩科技有限公司,這兩家公司曾是快播的子公司,但目前均為注銷狀態。

2015年9月30日,一家名為湖南快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注冊成立,快播曾經參股的深圳市云趣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是該公司股東,該公司現在的股東為湖南云拍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天趣控股有限公司,而湖南云拍科技有限公司同時是新華云帆的股東。

出獄的王欣將歸向何方?

他入獄的這三年,互聯網發生了太多變化,與快播業務相似的迅雷、暴風掉隊:迅雷憑借區塊鏈風口股價站上新高,卻也因區塊鏈面臨投資者集體訴訟,暴風則在向電視業務轉型并押寶AI電視。曾經舉報快播的樂視網,如今因賈躍亭的造車夢墮入深淵。視頻江湖被騰訊、愛奇藝和優酷土豆統領,這三家公司以內容而非技術取勝。背后分別站了財大氣粗的騰訊、百度和阿里,或許只有這三家公司才能支付得起昂貴的版權費用,培養用戶的付費習慣。互聯網真正形成了寡頭,每一個熱門行業的熱門公司難逃戰隊命運。

出獄后王欣與何小鵬等人聊了AI、視頻和區塊鏈等技術的發展。記者曾聯系一位接近王欣的人,對方表示“王欣也需要休息”。

王欣歸處還無法確定,江湖上還有他的傳說,但能否找回自己的位置,一切還未可知。

adl03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