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數字經濟重構全球產業發展格局成長迅速潛力巨大

作者:沐瑤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27 16:20

數字經濟重構全球產業發展格局成長迅速潛力巨大

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的速賣通線下體驗店,工作人員幫助顧客下單。 (新華社發)

縱觀人類社會發展史,沒有任何一種經濟模式能夠像數字經濟一樣,在短時間內爆發式增長,并深刻影響和重構世界經濟。數字經濟的誕生與崛起,改變了世界經濟體系,重構了全球產業發展格局。它所面臨的問題如何解決,也影響著人類社會的未來發展方向。

“在線的世界”誕生了

數字經濟體的誕生與發展,是理解和把握數字經濟的最佳視角。

就目前而言,數字經濟體的出現一般源自4條演化路徑:第一是互聯網的原生路徑,谷歌、臉書、阿里巴巴和騰訊等都是以互聯網服務起家,著力建設互聯網平臺,培育產品生態,業績和影響力在短期內獲得了爆發性增長;第二是互聯網大規模應用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大型公司“進化”之路,如應用商店帶動了蘋果公司由一家企業向數字經濟體快速轉變;第三來自于汽車、健康、教育等大產業,這些產業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可能培育出以大型平臺為依托的、具有全行業服務屬性的數字經濟體;第四條路徑可能來自一些顛覆性的新技術,如物聯網、區塊鏈、人工智能等,這些新技術兼具了對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巨大影響力,有望構造出與當前大不相同的經濟組織形態。

不同路徑演變而來的數字經濟體,往往有著相同的屬性。阿里研究院近日發布的報告《數字經濟體:普惠2.0時代的新引擎》認為,數字經濟體具有平臺化、數據化和普惠化三大特點。互聯網平臺創造了全新的商業環境,各種類型、各種行業、各種體量的企業通過接入平臺獲得了直接服務消費者的機會。數據的流動與共享,則推動著商業流程跨越企業邊界,編織出全新的資源網絡、生態網絡和價值網絡,例如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崛起正是緣于數據、計算和算法的同步發展。普惠化則意味著數字經濟是一種可以人人參與、共享共建的經濟模式,如今普惠科技、普惠金融和普惠貿易都已經大面積展開。

這些特點,意味著數字經濟的崛起帶來的不僅是經濟體量的爆發式增長,更將深度重構人類社會。硅谷人工智能研究院創始人皮埃羅·斯加魯菲認為,21世紀將是數字世界與物理世界共存和融合的時代。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表示,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使得世界在過去“離線的世界”之外誕生了另一面——“在線的世界”。在這種情況下,人的生活方式發生了巨大轉變,企業的傳統組織形態將被重構,過去的中心化組織結構逐漸不能適應時代需求,開始全面向分布式升級。

引導全球經濟體系重構

全球前十大上市公司的變化,是數字經濟崛起的最直接體現。2007年,全球前十大上市企業當中,僅有1家互聯網科技公司,2016年則變成了5家,2017年進一步攀升到7家。

“到十幾年后,全球前十大市值上市公司估計將全部來自數字經濟體,其中會有一半以上的公司市值超過一萬億美元,甚至有超2萬億美元乃至3萬億美元市值的公司出現。”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高紅冰說。

作為數字經濟發展最為迅速的兩個國家,中國和美國正極大地受益于數字經濟革命,全球經濟版圖也因此重構。“2013年,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里面,有9家在北美,1家在歐洲。其中有7家來自于傳統產業,3家來自數字經濟產業。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8家來自美國,2家來自中國。來自傳統產業的公司只有3家,而且都排在前10名的靠后位置。”高紅冰認為,過去5年,全球經濟發生了工業經濟向數字經濟的大遷移,美國在數字經濟革命中保持著良好的發展勢頭,中國經濟的影響力也借勢數字經濟迅速擴大,全球經濟的地理重心從環大西洋地區轉向了環太平洋地區。

數字經濟對全球經濟版圖的重構遠不止體現于此,有專家認為,數字經濟正主導著經濟全球化新的演進路徑。

2007年,全球商品貿易總額大概為30萬億美元,這一數字在過去10年都沒有大的增長。從GDP占比來看,這一數字在2007年占世界經濟GDP的53%,如今則下滑到了40%。

從上列數據來看,經濟全球化似乎已經停滯了,麥肯錫全球研究院中國副院長成政珉并不認可這一觀點。他認為,傳統數據已經無法解釋經濟全球化的演進,經濟全球化依然在推進中,只是方式發生了變化。“新的經濟全球化有四個值得關注的特點,第一是數據的流動,過去10年,數據的流動大概增長了45倍。第二是人的流動,光看中國,每年就有超過1億人次的游客出國旅游。第三是微型跨國企業的崛起,上一代經濟全球化是大企業主導的,新的經濟全球化則是中小企業主導的。第四是新興市場正在興起,貿易權重比不斷上升。”

這些特點無處不體現著數字經濟的影響。過去兩年,杭州從事跨境電子商務的企業從7500家增長到了13500家,數字經濟推動中小企業國際業務的能力可見一斑。中國(杭州)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陳衛菁說:“國際貿易呈現了新的特點,外貿主導權發生了變化。由于跨境電子商務門檻越來越低,外貿主導權從跨國公司變成了很多優秀的中小企業。同時,通過對數字技術的應用,企業能夠直接接觸到市場和消費者,使生產從原來的標準化、規模化逐步轉型為個性化、訂制化。”

監管體系建設面臨挑戰

數字經濟的前行之路也并非暢通無阻。與法律、規范和制度之間的摩擦,便是影響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問題。一個拉動發展速度,一個穩定前行方向,兩者之間的關系該如何平衡,才能推動數字經濟又快又好地發展?

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原副主任張穹認為,數字經濟的發展面臨兩大法律問題,一是數字經濟沖破了原有的規章制度和法律框架,二是數字經濟中出現的一些新現象缺乏適用的法律規范。

“數字經濟治理最重要的原則應該是鼓勵和促進創新,發展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推進數字經濟法治建設,要堅持把保護創新、促進發展作為頭等大事,要創造相對寬松的法治環境。”張穹表示,對待數字經濟的監管應該避免過度使用固有思維和框架,那樣會扼殺創新。

張穹還認為,數字經濟的法治化建設,應做好治理框架體系的宏觀設計,因為數字經濟已深刻影響到社會的方方面面,開展數字經濟治理,就要按照系統性理論全面深入地考慮涉及的重大問題,平衡企業、用戶和政府等各方的利益關系。

數字經濟全新的模式特點,不但可以服務于經濟增長,也可以服務于經濟治理。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長趙鵬表示,在數字經濟治理體系的架構過程中,應該強調以平臺為中心的治理,因為平臺掌握了大量的數據,妥善科學地運用這些數據可以實現高精度、低成本的經濟治理。

同時,趙鵬還認為,平臺一定要意識到權力的擴展會帶來責任的提升,應珍惜手中的數據資源和應用權限,提高責任意識。“平臺應該提高治理的透明度,政府則可以考慮施行問責和激勵相結合的辦法,對那些治理比較好的平臺,給予一些創新試驗的空間,并且定期評估原有的監管政策,多方入手,為平臺治理提供外部保障。”趙鵬說。

數字經濟引導著新的經濟全球化,也必然面臨著全球治理的需求。不同的國家對于數字經濟的不同監管要求,提高了數字經濟企業的運營成本和潛在風險。同時,相比單個國家內統一的法律監管體系,在全球范圍內推進統一標準的數字經濟治理體系的難度更大。

近年來,中國積極推動世界各大機構治理能力的提升以及全球治理體系變革,一些企業也在為數字經濟的發展能夠在全球范圍內更加暢通而努力,如阿里巴巴提出了eWTP(世界電子貿易平臺)倡議,希望推動各利益相關方參與對話,建立伙伴關系,促進全球電子商務和數字經濟普惠和可持續發展。

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互聯網政策與法律研究中心主任薛虹說:“希望未來建立包括政府、學術界、商界等各方共同參與的數字經濟全球化治理模式,這一模式應該公開透明,并且以公共利益為導向。”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