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作者:山歌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22 18:48

復雜的商業世界,聽吳曉波就夠了

加入超45萬人的財經知識社群

人的一生,大概只有兩個東西你很難背叛,一個是你的胃,另一個是你的審美。

——吳曉波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我不喜歡外賣,中飯時同事們叫外賣,我就喝一杯咖啡。”

“我只吃晚飯和宵夜。每天的卡路里是有限的,要把它用在好吃的東西上。”

ID為盛梓葵的“點評達人”坐在我對面。她的眼睛本就大,還帶著美瞳,笑起來的時候露出整齊的牙齒,門牙扁扁的,看上去像一種食草類的小動物,就像她耳朵上掛著的毛茸茸的兔子耳墜。

我們中間隔著一口羊肉涮鍋的距離,中間挨挨擠擠地擺著并不成套的不銹鋼和瓷碟,一邊的白墻上用圓珠筆寫著桌號32,另一邊則是只容兩個人側身而過的樓梯。

沿著這家老舊的上海民居改造成的涮鍋店門前街巷走3分鐘,你就會抵達鼎鼎大名的人民廣場,那里有去年排四五個小時隊伍才可以買到的喜茶、鮑師傅。

這是上海,十年前,江湖傳言“遍地是黃金”,于是無數人涌進來“掘金”,今天,80、90后卻嚷嚷著要逃離北上廣。而盛梓葵是個例外,她特地跑來上海工作,因為這里到處是好吃的: “我一直過著很輕松的人生。除了吃飯,我沒什么物欲。”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這家羊肉涮鍋店也要排隊,店面雖有四層,但里面已經塞滿了桌子,所以門口擠滿了在寒風中等候的客人。在上海,但凡一家有點名氣的店,都需要排隊,這甚至成為了一種上海的美食文化。曾有記者采訪當年在喜茶門口排隊的人,有個女孩說:

“有的時候你要找到屬于自己的放松方式,排隊算是一種。守株待兔你不一定會等得到兔子,但排隊這件事情,排了你就會等到。這很公平,很有規矩,很上海。”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熱衷于此。

ID為米雪食記的點評達人,就從不排隊。她寧愿提前預訂兩三個月以后的位置,也不會突然因為臨時興起去某家店門口排隊。如果一家店不接受預訂,她就會終止去這家店的計劃。她認為,排隊會令餐廳失去高級感,更充斥著一股隨波逐流的氣息。

所以,即便是出門旅行,她都會先預訂餐廳,然后按照餐廳安排自己的行程。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畢業于北大的米雪食記,本就是學霸型的人,這樣的性格特點,也延續到了她的美食點評中。“我以前不喜歡吃,最大的樂趣就是考試。每次考試拿第一名,特別有成就感。”

她形容自己做美食點評,就像學生做一個project,要搜集、整理、研究這家店和這道美食背后的各種資料,包括歷史、文化、地理、哲學、美術、音樂等等,然后,做成一篇文章或者一段視頻,只不過,她“匯報”的對象不是老師和同學,而是不知姓名的網友。

或者,不知道她就是那個人。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大多數點評達人并不喜歡將自己的“身份”告訴現實生活中的同事或朋友。

米雪食記現在幾乎已經不發朋友圈了。她曾經也喜歡將美食照片分享朋友圈上,但是總會因此而聽到一些讓人不那么開心的聲音,例如整天就是吃喝玩樂、是不是炫富云云。

其實在我們每個人的生活中,這種現象都不陌生。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有的人喜歡看動漫,于是在網上購買價格不菲的cosplay服飾、手辦;有的人喜歡養貓,帶流浪貓看病,只要治得好,就算花上千元錢也開心;有的人喜歡搭樂高,為了擺放下自己搭建好的樂高模型,甚至打算買套大戶型房。

“曬娃黨”整天用自家寶寶的照片和你聊天,“情侶狗”每天在變著花樣秀恩愛,“雞湯黨”則永遠在朋友圈思考人生。

而有的人就是喜歡美食,喜歡吃吃喝喝。

每個人的生活開始變得越來越圈層化,我們在不同的圈子從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如果不是身處其中,我們很難理解旁人的狂熱。

ID為小眼睛晶的點評達人說,自己把每天大部分空閑時間都花在點評這件事情上。

當她走在路上,就會留意觀察路邊每一家店。但凡感興趣,就會立刻打開app,查看別人對這家店的點評。如果發現有興趣的內容,她就會將這家店標星,然后等哪天有空,正式來“探店”。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探店”是點評圈的術語。有人被“種草”后,就會忍不住立刻沖過去探店“拔草”;也有人會相約在周末一起探店,她們事先制定好“探店攻略”,選定要去哪幾家店、店特色是什么、路線要怎么走、每個地方停留多久等等,周密得就像要旅行兩三天一樣。

米雪的探店方式,會給自己設置一個任務。例如她曾在兩個月內吃遍上海最棒的法式bistro,把食評做成一個專題;她也曾因為聽見了一首好聽的歌曲,而去找尋一家與之相配的餐廳進行視頻拍攝,發布在點評上。

就算是同好,也各不相同。所以盛梓葵說:吃,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盛梓葵最近在考慮將手臂上的幾處文身連起來,成為真正的“花臂”。她的文身面積很大,也很顯眼,但是她并不喜歡別人問她:“我討厭不熟悉的人用文身這件事來搭訕。”

不能直接問,也不能直接說——在她看來,文身和吃東西其實是一樣的,非常私人的,與生命有關的體驗。

盛梓葵的文身,幾乎都和她的旅途有關。她工作了3年,辭職了2次,每次假期時間長達3個月。第一次辭職的時候,她足不出戶,整天在家學烹飪,按時為自己烹制三餐,陪伴她的是她飼養的四只貓咪。第二次辭職,她跑去全球旅行了三個月,常常在當地報名烹飪體驗課程,長則一周,短則一日。她把吃到的東西都寫在點評上,算是一種記錄。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吳老師曾在專欄中說:

醫生告訴我,人體中最難改變的部分是胃,胃的記憶有時候比大腦還頑固。

胃的頑固與營養無關,而是多年的食物攝入在人體中所形成的記憶。記憶這個東西,一開始是你的“衣服”,進而會成為你的皮膚、血液乃至靈魂的一部分,背叛記憶,其實也意味著背叛自己。

同樣的道理,審美的頑固是多年的知識攝入所形成的記憶。

所以他感嘆:

人的一生,大概只有兩個東西你很難背叛,一個是你的胃,另一個是你的審美。

說來也是很有趣,我們總是希望能夠找到那些與我們“三觀相符”“靈魂共鳴”的人,但在實際生活中,不論是朋友、家人、愛人,我們在一起做的事情,卻總是會回歸到“吃吃喝喝”,至少是以“吃吃喝喝”為具體場景的共處方式。

我們常說,喜歡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在一起做什么呢?

嘿,我發現有一家很好吃的店,去嗎?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美食是一種奇妙的東西,它既是可以超越種族的限制,卻也一直是“圈層化”的最佳證明。總是刷屏的“甜咸黨”之爭,背后就是文化的爭鳴。

美食總是和人關系緊密的,不僅僅因為人是享用美食的主體,更因為人的習慣、喜好、選擇、審美、消費,而在不斷改變著美食。今天,我們已經非常習慣在吃飯前打開大眾點評,看一看別人的推薦和點評。

隨著中國消費力的提升,越來越多權威的國外美食榜單也開始進入中國,但被認可度卻不高,著名如米其林,在去年推出《2017上海米其林指南》時也因為評判標準不夠本地化、覆蓋城市少而遭遇不少非議。

美食評論家、知名主廚周波的餐廳Primo剛剛被選入本年度的 “大紅蝦”榜單,這是世界上最權威的意大利菜系榜單的認可。

她和我說:除了吃飯,我沒別的物欲

他感覺很高興,但是卻只是高興。

這種感覺,就像是你在大學里,可能不再追求100分,而更希望可以得到自己崇敬的導師的認可和表揚,往往比真的考了高分,還要開心。因為在這個階段,我們開始形成自己的原則和審美,對于未來的道路,我們有了獨立的思考和追求。

目前的中國人,也處于這個階段。在經歷了財富的累積和消費觀的迭代后,中國的新中產,開始尋找一份屬于自己的美食榜單。

前段時間,周波作為評委,參與了“2018大眾點評黑珍珠餐廳指南”的測評。這份榜單在2018年1月16日正式發布,是由大眾點評聯合國內知名美食家、烹飪專家和美食文化傳播者共同遴選后發布的,其中餐廳對應三個不同鉆級:三鉆代表“一生必吃一次”,二鉆代表“紀念日必吃”,一鉆代表“聚會必吃”。

大眾點評先在手機客戶端上對入圍餐廳名單進行公示,在線收集各界建議后,由評委匿名造訪、試吃入圍餐廳,并提交評分信息,最終經過理事會終審,在考慮烹飪水平和餐廳水準的基礎上,還特地加入傳承創新的匠心考慮,得出了一份屬于中國人自己的美食榜單。

美食是一種大眾語言,不論是世界上哪個國家的人,甚至是貓和狗,都會因為品嘗到好吃的東西而開心地搖尾巴;但與此同時,美食也是一種私人的體驗,它不能真正用語言表達。

它和味蕾有關。就像文身的記憶被皮膚銘刻,你喜歡的、你不喜歡的,那些別人無法理解的,如何慢慢地填滿你的胃、填滿你日漸沉甸的生命,只有你知道。

責編 | 鄭媛眉 |主編 |魏丹荑

上榜餐廳330家,覆蓋海內外27座城市

點擊下圖,找到離你最近的“黑珍珠餐廳”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