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超日債”危機是這樣化解的

作者:張璠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20 07:14

“超日債”危機是這樣化解的

10億元超日債無法按期兌付,成為國內公募債市場首例違約案,一度引發廣泛關注。如何穩妥處置這一危機?長城資產為其成功選定重組方協鑫集團,并由協鑫集團旗下江蘇協鑫能源有限公司介入重組;在重組過程中,長城資產利用市場化債轉股減輕企業負擔,并注入優質資產,促進上海超日由生產制造型企業加快向服務運維商轉型,最終成功解決危機

在金融體系中,有一類特殊機構,它們以化解金融風險為己任,專門從事處置不良資產——這就是資產管理公司。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公司正是我國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之一,其在金融實踐中努力盤活不良資產,通過債轉股等方式降低企業杠桿率,讓破產企業起死回生。化解“超日債”危機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危與機

2014年3月4日晚,上海超日太陽能公司公告稱10億元債券(11超日債)無法按期兌付,國內公募債市場的首例違約案爆發。“11超日債”有6000多名個人投資者,其中不乏用養老錢投資的退休老人。一旦債權人權益得不到保障,引發的社會問題不容小覷。此外,上海超日公司有著1000多名員工,員工安置同樣也是大問題。

持有上海超日公司債權的銀行和券商也著急。隨著超日公司債務危機的持續發酵,相關機構債權人迅速組成了債委會,商討解決方案。債委會發現,此時的上海超日公司已是巨額虧損,處于半停工狀態,深交所決定超日公司股票自2014年5月28日起暫停上市。在此狀況下,債委會的主要牽頭機構給出的方案是賣“殼”。但是,在此方案下,10億元債券也只能收回3%。怎么辦?

就在多家機構焦頭爛額之際,中國長城資產卻看到了危機背后的商機。

中國長城資產上海辦(現上海分公司)投資投行部高級業務主管趙明對記者說:“其實,長城資產早就關注到了上海超日。2013年,公司處理多家金融機構不良債權時發現,這些不良債權都指向了同一家上市公司——上海超日太陽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經過調研,公司內部研究認為,‘11超日債’極有可能出現違約,并給予了密切關注。”

危機爆發后,中國長城資產迅速牽頭組建了包括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中信建投證券等在內的專業團隊,設計債務重組方案、尋找重組方。

但是,誰愿意接手這個“爛攤子”?長城資產將目光鎖定在了同行業的龍頭企業上。長城資產在拜訪多家光伏企業后,最終將目光鎖定在了協鑫集團。協鑫集團總部設在香港,是一家專業化能源集團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光伏材料制造商。

為什么選定這家公司?因為參與重組對協鑫集團而言同樣是機會。

首先,雙方業務是上下游關系,重組成功有利于協鑫集團全產業鏈布局。協鑫集團在香港已有兩家上市公司,分別為專注于多晶硅生產的化工型公司保利協鑫和專注于光伏電站投資的公司協鑫新能源。超日公司是專注硅片、組件制造的公司,如果收購成功,有利于協鑫集團全產業鏈布局。

其次,有利于協鑫集團進入國內資本市場。協鑫集團雖然在香港有兩家上市公司,但是在A股卻沒有上市公司。如果重組成功,協鑫集團就能使其輕資產項目借助上海超日進入A股市場。

再次,上海超日在光伏行業內屬于技術先進的企業,走到破產邊緣并非是因為公司質地不好,而是因為公司在戰略布局上步子邁得太大。對此,作為同行業的協鑫集團心中有數。

在長城資產積極接洽下,協鑫集團很快做出決定:由其旗下境內投資平臺——江蘇協鑫能源有限公司介入重組。

廢與寶

此時的上海超日公司不僅僅是10億元債務違約,還有高達58億元的巨額債務。雖然找到了接棒者,但是如何變廢為寶,讓上海超日起死回生?長城資產砍出“三板斧”。

第一板斧,破產重整,解決上海超日公司的嚴重債務問題。

2014年4月初,在長城資產的安排下,上海超日公司的供貨商上海毅華金屬材料有限公司以超日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對超日公司進行破產重整。6月26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裁定超日公司進入破產重整程序。10月23日,債權人大會上投票通過了破產重整計劃,10月28日獲得上海一中院的裁定批準。12月24日上海一中院裁定超日公司破產重整計劃執行完畢。上海超日公司的破產重整順利結束,“11超日債”中6000多名債權人的債權全部全額保障。

在此期間,長城資產公司聯合7家財務投資者通過債轉股方式獲得公司股權。長城資產作出了收購超日公司7.47億元非金融債權的決定,最終長城資產所掌握的債權金額占全部同意票債權金額的42.98%。重整后超日公司的債務從原來的將近60億元縮減到不到20億元。

第二板斧,恢復生產經營,快速達到恢復上市的基本要求。

超日公司想要恢復上市需要在2014年底時達到凈資產為正、利潤為正等硬性指標。在重組方江蘇協鑫的訂單與資金雙重支持下,上海超日公司快速恢復生產經營。2014年12月31日,上海超日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資產為3.24億元(為正),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1.46億元(為正),達成恢復上市的全部指標。

第三板斧,注入優質資產,實現可持續盈利。

長城資產為上海超日公司注入協鑫集團旗下的高效能組件資產和運維資產,將其打造成輕資產、高技術、高附加值的系統集成服務商。

據介紹,綜合服務提供商是整個光伏產業鏈中比較核心的環節,其上接組件、電池片的生產和銷售,下連光伏電站的建設和運營,符合未來光伏行業的發展趨勢。上海超日由生產制造型企業加快向服務運維商轉型,填補了國內光伏市場大型運維服務集團的空白。2015年8月12日,上海超日更名為“協鑫集成”恢復上市,當日股票價格從停牌前的1.91元漲至13.25元,顯示了資本市場對此次轉型的高度認可。

至此,“11超日債”引發的危機已經完全解決。

長城資產通過市場化債轉股解決首個公募債違約案例只是其眾多實踐之一。“我們通過資產重組拯救了首家瀕臨退市的上市公司‘PT渝鈦白’,通過企業重組幫助‘東盛系’企業集團整體解決了債務危機……”中國長城資產黨委書記、董事長沈曉明說,“下一階段,我們將重點圍繞問題債權、問題企業和問題金融機構,充分發揮并購重組業務功能和綜合金融服務優勢,助推實體經濟‘三去一降一補’”。(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彭 江)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特码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