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新規生威百萬億資管業或變天

作者:醉言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17 11:03

在深圳第一高樓平安金融中心一帶,是林立的高檔辦公樓,臨近午休的電梯中,時常能聽到脖子上掛著工牌衣著考究的職員們議論紛紛:“產品都做不了,2018年的年終獎肯定沒有了”;“××公司的產品80%都是與房地產相關,情況更糟糕”。

磕磕絆絆的2017年,已經讓資產管理行業的從業者忐忑不安,但人們心知肚明,2018年監管必然會更加嚴格。誰能順利通關,誰會倒下?

資管新規

就職的深圳某中型證券公司,林小玫周圍又有兩位同事要跳槽了,自己也在考慮是不是要轉行。

2017年,林小玫所在的團隊做了幾十億元的項目,在賺錢的動力驅使下,他們不斷拓展關系、撮合交易,但2018年,不僅生意沒辦法做,已經做成的項目也面臨麻煩。

林小玫此前做得最多的業務,就是把公司的自有資金,利用信托渠道,與其他來源的資金組織到一起,做成結構化的資管產品,把公司的錢加上幾倍的杠桿,拿去參與上市公司的定向增發,或者拿去購買上市公司大股東的可交債,從而賺取超額利潤。

“哪有不帶杠桿做的呀,大家把資金使用效率放到最大。”林小玫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資金加上杠桿,套用結構化資管產品的外衣,通常能獲得10%以上的回報。也有很大部分資金被投入到了房地產開發,資金來源除了證券公司自有資金,更主要是來源于銀行理財資金。

但“資管新規”一出來,這條路就走不通了。2017年11月17日,監管層聯合發布《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征求意見截止日期為12月16日。

雖然“資管新規”設定了過渡期,為2019年6月之前,但是,“現在銀行基本都提前執行新規,一方面,資管產品到期后,看著有風險的,就不再續約;另一方面,有些產品,即便續約,也要求把杠桿率從2倍下降到1倍。”林小玫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對于資管產品的組織者,這就到了最焦慮的時刻,因為銀行撤資,意味著除非有資金實力,以自有資金去補充資金,要不然就必須到處尋找新的資金來源,結果往往是要承擔更高的資金成本。

如果找不到資金怎么辦?就意味著違約。

最近,陸金所代銷的涉及118名投資人、本金收益規模1.39億元的資管產品就出了問題:此產品為大同證券作為管理人的集合資產管理計劃,該計劃通過中海信托投向了龍力生物,該產品本來應該在2017年12月8日到期,但龍力生物沒能按時兌付本息,出現逾期。

舊項目的煩惱

但林小玫更心煩的是過去項目帶來的麻煩。對于定增類產品,如果公司資金實力強,銀行撤資、降低杠桿或許總能找到辦法應對,但林小玫做得最多的股權質押相關的資管產品一旦出問題,就要虧本了。

在這個生意里,證券公司通常與上市公司股東談判,以其股票做抵押給其提供信貸資金,放貸出去的資金可以獲得年化7%左右的利息收入,證券公司自己沒有錢,就把這個項目做成資管產品,向證券公司的客戶們銷售,客戶們把資金投入到資管產品,可以獲得5%左右的年化收益,證券公司就是賺取這中間的2-3個點的利息差。

但如果上市公司大股東跑路、違約、不還錢,那就成了壞賬,證券公司就要蒙受損失。這樣的案例還不少:2017年12月,巴士在線第二大股東王獻蜀一度失聯;新三板公司ST哥侖步(835494)在2015年掛牌的一個月之后,控股股東魏慶華就把手里的占公司42.72%的所有股份,一次性質押了出去,套取資金之后快遞一封辭職信就失聯了,公司公告稱“嘗試聯系魏慶華未果”。

“最近處理了好幾起失聯的情況,萬幸的是,最終都把資金追回來了。”林小玫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截至2017年7月,根據中國證券登記結算公司的數據,市值已經達到5.62萬億元。其中,主板公司被質押的股票市值為2.76萬億元,中小板1.8萬億元,創業板0.86萬億元。

面臨的同樣問題是,資管新規壓力下,銀行等都不斷抽回在這方面投入的資金,努力降低杠桿,而不斷出現的“失聯、跑路事件”則進一步加速了人們回收資金的節奏。

信托通道

“不知道未來會怎樣,悲劇的是,公司80%的業務都是地產相關,人員的經驗素質也是偏地產行業,原來的生意模式肯定是沒辦法繼續了。”北京一家中型信托公司員工李明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此前,李明做得最多的業務,就是與銀行理財池中的資金對接,通過信托通道,做成資管產品,然后投資向非標準化產品,通常是房地產開發項目,實質上就是把銀行表外的錢拿出去放貸給地產商。

而資管新規重點打擊的對象,恰是“非標”。“銀行公布理財中非標為4.6萬億元,但估計實際上在9萬億元-10萬億元以上,所有資管產品所含的非標資產估計在20萬億元。”李明說道。

過去幾年的突飛猛進,使信托幾乎完全成為銀行放貸給地產商的通道。據統計,截至2017年9月,銀信通道類余額13.58萬億,占所有信托產品的比例為56%。

李明和他所在的信托行業,還沒等到資管新規的細則,銀監會的政策已經如期而至。

2017年12月22日,銀監會下發55號文《關于規范銀信類業務的通知》,明確四個“不得”:不得為委托方銀行違法違規提供通道業務;不得將信托資金違規投向房地產、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股市、產能過剩等限制或禁止領域等。

2017年12月26日,中信信托發布了自律承諾函說,作為信托業協會會長單位,承諾2018年公司銀信通道業務規模只減不增,并將積極與存量業務合作方溝通,爭取提前終止部分業務。

資管產品將征增值稅

在超過百萬億元規模的資管行業戰戰兢兢的時刻,政策在繼續收緊。

2018年1月1日,資管產品將開征增值稅,納稅人主體為資管產品管理人。產品管理費按6%征收,資管產品收到的利息收入,課以3%的稅率,交易金融產品獲得的資本利得,課以3%的稅率。

對此,中江國際信托2017年12月20日發布公告稱,由于增值稅政策影響,2018年1月1日起,公司管理的信托產品各受益人及參與方,信托利益金額及交易價款可能下降。

目前,資管行業規模超過100億元,其中,銀行理財規模30萬億元左右,信托資管近20萬億元,券商資管18萬億元,保險公司資管14.5萬億元左右,公募基金及專戶子公司合計25萬億元左右,私募基金10.9萬億元。

但是,公募基金在某些環節可以免稅。根據政策: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運用基金買賣股票、債券的轉讓收入免征增值稅。這里專指公募基金,私募的管理人和基金都不是金融機構的身份,因此不能享受此免稅政策。

或許這恰反映了管理層的政策意圖,讓投資回歸本源。而即便在公募基金領域,政策也在不斷調整。

2017年上半年,公募基金規模達到10萬億元,其中貨幣基金5.11萬億元,債券型基金2萬億元,混合型基金1.9萬億,股票型基金0.7萬億元,其中主動型股票基金2233億元,其他是指數型股票基金4790億元。

此前,林小玫所在的機構,由于擁有公募基金牌照,便聘請投研團隊做債券,去各個城市商業銀行拉資金,實際上就是作銀行委外基金。

2016年銀行資金委外基金大爆發,大量資金從銀行通過委外定制化的方式,流入公募基金,終于引起監管層的警惕,于是2017年3月行業迎來監管新規,去通道去委外,要求單一投資者持有的基金份額超50%的基金產品,應該采取封閉式運作或者定期開發運作,如果定期開放其周期不得低于3個月。

根據2017年三季度數據,定制基金資產凈值合計1.76萬億元,比二季度下降20%。

但不久,貨幣基金2017年11月底規模暴增到6.8萬億元,成為公募基金沖規模的利器,再次引起監管層的警惕。

2017年12月8日,中國基金業協會黨委書記洪磊說,基金評級機構應該不再公布包含貨幣基金的基金規模排名數據;12月底,基金公司又接到監管層的總計18項監管規定,例如:不得對貨幣基金進行任何宣傳,不再支持快速贖回、T+0的業務。

但是,隨著近期對于貨幣基金的政策收緊,市場又重新選擇委外的方式,2017年9-11月份,每個月成立的委外基金數量平均為3只,但到12月,卻一下子成立了22只。

“估計距離再次引起監管警惕不遠了,2018年不能再開掛亂來,只有踏踏實實做業績。”深圳一公募基金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文中林小玫、李明為化名)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特码图库